9月 032008
 

按:此文为甫到澳门大学读硕士时(2008年9月)的一篇笔记。当时刚去,尚无繁重的课业压力,遂从图书馆借书几本,纵情阅读,心情颇为不错。读完杨奎松先生的《孙中山爱国不爱国》一文之后,大感畅快,遂一口气完成此笔记。此文发布到网络上时均为管理员删除,想必是有太多的敏感词汇吧。后来在澳门大学研究生会主办的《思绪飞扬》第一期有发表(2011)分享。其实,杨先生的观点是相当理性的,也是有理有据的,我是比较认同的,起码到现在依然是。

历史是不能篡改的,伟人都是后人吹捧出来的——他们也都是普通人,需要从神坛上走下来,恢复其真实面目!如此一来,才能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感受到真实的社会。

孙中山爱不爱国?列宁、中共等是不是“卖国贼”?

(马光,澳门大学历史系2010级博士生)

前言:下午闲来无事,偶然间翻阅到了杨奎松先生的《孙中山爱国不爱国》一文,感觉多受启迪,遂将之此文重新编排整理,给大家分享。

 那些无可辩驳的“爱国”或“卖国”的事实

今人往往喜谈“爱国”,却鲜有人细细思量“爱国”一词何时而出、从何而来,而对古今的“爱国”概念之演变漠不关心。爱不爱国,并不是由你我他说了算,而应该让事实来说话,先看几例:

1. 孙中山与日本的“友好关系”

孙虽为孤胆英雄,然欲以一己之力对抗大清帝国,肯定是蚍蜉撼大树——自不量力。然而,事实上,他最终还是将之拉下马来。这其中的奥妙,自然是与其借助於外界之力有关。而从日方得到的支援又岂止是冬日之炭火?兹举数例,以窥全貌。

主动与日本签订《中日盟约》。熟悉中国近代史的都不会对“二十一条”陌生吧!有些人一提及此便会顿觉丧权辱国,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日本大啖之而后快!然《中日盟约》与“二十一条”内容十分相近,而且这并不是日方提出的要求,而是孙中山主动提出来的!

1915年2月5日,也就是日本刚刚提出“二十一条”之后,孙马上与日本人田纯三郎等先行订立了《中日盟约》,共11条,其间多有拿主权和领土做交换的内容,如“中华海陆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用日本军人”;“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日本须助中华之改良内政、整顿军备、建设健全国家之事业”等等。在发现袁世凯刻意将“二十一条”消息泄露后,日本大举增兵中国进行威胁。而此时,孙则于3月14日写信给小池张造,将《中日盟约》送交给日本外务省,恳切表示:贵政府与袁政府的交涉手段,只能暂时给日本带来收获,却必定会使日本之疏离日益扩大。而《中日盟约》则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两国友好问题。

 
引起后人争论的《中日盟约》(第一排右起)

 

日本获得大量武器弹药之援助,任命大批日本人在政府就职。广州起义前,孙数度前往正在与中国交战的敌国日本助广州领事馆,再三恳求日本政府为其提供武器援助。

1911年孙得知辛亥革命成功后,绕道欧洲回国,首先就电召日本友人在香港接他,然后与大批日本人同船回上海。1912年孙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不仅在财政、银行等方面求助于日本财阀,而且很快就任命了大批日本人,包括极力主张策划满蒙独立的日本浪人头目内田郎平,来做自己的经济、法律、海军和政府等个方面的顾问。

 1899年孙中山与日本友人宫崎寅藏、内田良平等合影

1915年,日本出兵出病抢占了德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胶东半岛及其胶济铁路,孙当即委派党务部长居正前往刚被日军占据的青岛成立在日军庇护下的“中华革命党东北军”。孙很快就得到了日本占领军的支持,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反过来,作为“报答”,孙任用了大批日本浪人、学生,甚至日本军人。

1916年4月28日居正给梅屋庄吉委任状

 2. 中共与苏联的“心照不宣”

早期,中共同样从苏联得到了大量的援助。然而,吃人嘴短,领受了别人的恩赐就要为别人干活卖命!

支持苏联在外蒙古撤兵。1924年春,中苏两国政府谈判中,为推动解决悬案的外交谈判,共产党就对当时的北京政府的对苏外交颇多批评。中共党人坚持相信中国方面没有必要坚持要求苏联从外蒙古撤兵,并且相信外蒙古人民应当享有民族自决的神圣权利。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说,外蒙古想在苏联的“帮助下”独立,那就让他独立吧!

反对政府收回中东铁路。1929年春,张学良在南京政府的支持下,发动中东铁路时便试图强行收回控制在苏联人手中的中东铁路。全国上下莫不舆论鼎沸,强烈支持这一“爱国”行为。然而,中共中央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其道而行之,公开提出了“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准备调动红军采取牵制南京政府的军事行动。

承认伪满洲国的成立。1941年4月14日,苏联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苏联在事实上承认伪满洲国的合法性。此事自然引起了当时重庆政府的严重抗议,也激起了民众的义愤。然恶人共产党人却对这一条约明确表示欢迎!

承认外蒙古的独立。1945年,苏联利用出兵中国东北之机,迫使国民党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条约中规定,外蒙古独立,苏联有权租用旅顺港,这些都是有损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的行径,中共方面对此也有过明确的肯定和支持。[1]

3. 列宁与德国的“紧密配合”

大凡革命者,在其革命运动之际,往往势单力薄,想要空手套白狼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他们多半都会向外国寻求帮助,当然,这些努力也都会多多少少地得到一些回报。至於回报多少,就看自己的造化了!有的得到了一张纸,有的得到了一门大炮,有的则得到了一个国家。

列宁及其大批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在俄国十月革命前顺利回国就是因为得到了其敌国——德国的资助!作为报答,列宁在十月革命后通过签订屈辱的布列斯特合约实现了德国的“与俄国停战以便自己能够集中力量对付协约国”的野心!(关於列宁签订这一合约是否正确的探讨,可参见拙文《试论俄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之失策》,有兴趣的话请email)

二 站在当事人的处境中来解读历史

研究民族主义、国家等理论的专家霍布斯鲍姆有一句比较经典的话,他提到:爱国主义最原始,最革命性的概念,乃是以国家为基础而不是以民族主义为基础,因为这种概念来自主权人民,也就是说,国家是以人民之名来行使治权。”爱国主义者们所效忠的“父祖之国”(patrie)并不是现存或先前存在的国家,而是经由人民的政治选择所创建的“民族”。[2]

“爱国”常常是那些取得了中央政府资格的党派政府用来动员民众和取得自身合法性基础的一种必须的政治手段。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当年的德国、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府如此,日本军国主义如此,如今的大韩民国如此,美国、俄罗斯也不会例外!

古人的脑子中有没有“国家”、“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概念呢?只能非常遗憾地说,这些概念都是近代以来才有的。在中国,五四运动以前,虽说中国的民族主义意识就已经觉醒,但是这些都是很朦胧的感觉。爱国就是更为抽象的概念了。即使有,大家脑中的所理解的国也不会一样的。孙中山所理解的“国”肯定不是满清政府所建立起来的帝国,也不是袁世凯统治下的假民国,而是他脑中设计出来一个应该由汉人统治的具有民主思想的“中华民国”!中共所理解的“国”也不会是国民党所建立的中华民国,而是他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之国”了!


孙中山手迹

 彼国非我国,彼类非我类,彼政府非我政府,我为何要去替他维护其领土之完整性,保护其主权之尊严呢?相反,听凭其领土被蚕食,坐看其政府被欺凌,这样岂不是更容易号召群情激奋的民众来推翻无能之政府?

由此观之,他们确实是不“爱国”了!但是,谁又能否认他们对於历史的推动作用,对於人民的贡献呢?

正如杨奎松所指出的,在历史著作中以“爱国”或“不爱国”作为一种道德尺度,来评判近代中国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政治斗争各方的是非优劣,是一种极其不科学的做法。我们很难以响应某个时期政府的爱国主义号召来判断历史人物的爱国与否。

那些在二战期间帮助敌国美国制造足以摧毁自己出生国的原子弹的德国科学家,他们难道不爱国吗?孙中山为革命积极奔走,穷其毕生精力造福人民大众,难道他不爱国吗?推翻他们当时的政权难道就不爱国了吗?

陈寅恪先生曾言:今人研究历史,首先要能“与立说之古人,处於同一境界,而对於其所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同情”。了解前人所处的环境,才能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才能对他们的行为作出恰当的评价。

不为古人讳,但为古人解!诚哉斯言!

成稿于2008年9月,时甫到来澳门大学

 


[1] 对於这一条约,中共中央除了在当时通过报刊文章表示过肯定之外,直到1949年建国前夕刘少奇访问苏联时,还有过明确的肯定。刘在给苏共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中写道:“苏中友好同盟条约,在过去已给予中国人民很大的帮助,在今后新的中国政府继承这个条约,对於苏中两国人民,特别是对於中国人民,将有更伟大的贡献。”见《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15页。

 

[2] 埃里克·霍布斯鲍姆:《民族与民族主义》,李金梅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03—104页。

  3 Responses to “孙中山到底爱不爱国?”

  1. 日本出病 => 日本出兵。

    • 呵呵,这么细的都看出来了,多谢纠正。
      还好,编辑们也看出来了,发表出来的时候是对的,哈哈。

  2. 若无法阅读,请直接到这里下载PDF文档阅读:http://www.slideshare.net/maguang1/a06-20427244
    若此PDF也无法阅读,发邮件给我吧,我发给你原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