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82017
 

最近,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的尹海洁教授发表了一篇《来自世界排名10548的美国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骗子骗了中国50多所大学》,其中指控美国学者约翰•柯布、菲利普•克莱顿等人涉嫌以虚假身份来中国招摇撞骗。

尹教授的这篇文章,广为流传,网上多有转发,某公众号的转文阅读量已远超10万,其影响不可谓不大。尹教授的打假精神可敬,但略读其文后,感觉有些不对劲,尤其是文章的后半部分,更觉诧异。若是骗子骗了一两个学校,也算正常,但是骗了一大批知名高校(尤其是一些常与国外打交道的高校),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

本着求真求是的理念,我们来看一下涉嫌“身份造假”、“编造事实”,“虚构研究成果”的几个学者的真实情况。因为本人最近写论文、备课等,精力有限,十分繁忙,故只能对其中两个代表性的人物做一些简要的情况展示。

John B. Cobb(约翰•柯布,1925—)

约翰•柯布这个人到底靠不靠谱?

有些人,需要一大堆的考证才能知道他的为人。但是,对于柯布教授这样的学者,只需要一个头衔就可以判定了。他的这个头衔就是: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院士机构及地位最为崇高的荣誉团体之一,也是进行独立政策研究的学术中心,当选为其院士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的最高荣誉之一。目前,该院共有约4,000位院士及外籍院士,其中包括超过250位诺贝尔奖得主及超过60位普利策奖得主。胡适、钱学森、李政道、何炳棣、丘成桐、杜维明、施一公、李零等华人学者都曾当选为该院院士。

还有一件事,或许能让我们看到柯布教授的为人。据闻,“前些时候,柯布教授将他个人获得的50万美元的奖金和自己居住的豪宅都捐了出去,老夫妻俩住在只有两间房的小屋里”。富豪与明星做慈善的不少,但有些人的捐款占自己的财产不多,却作秀十足。柯布教授却能把自己的豪宅都捐出去,最后陋室而居,足见其精神气质。

柯布在国内的盛名,也可以通过国内学者对他本人的学术研究而窥一斑。查询知网可知,多有学者对其思想进行研究,甚至有学生专门以他的生态伦理思想为题,进行硕士论文研究。若是没有一定的真才实学,恐怕很难会吸引一批人去研究他本人的思想。

有关柯布教授的更多信息,如下(点击超链接查看详情):

维基百科词条

著作情况

发表论文情况

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简介

The Boston Collaborative Encyclopedia of Modern Western Theology词条

Philip Clayton(菲利普•克莱顿,1956—)

菲利普•克莱顿教授,耶鲁大学博士,曾在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慕尼黑大学等世界知名高校任教或访学。克莱顿教授著作颇丰,在耶鲁大学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Routledge、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等世界顶尖出版社均有专著出版。难道,这些国际知名出版社,都被蒙蔽了双眼,判断不出来他的学术价值?从其教育情况和发表论著情况来看,个人认为,克莱顿教授同样也是颇有建树的知名学者。

其它相关详细信息,如下(点击超链接查看详情):

克莱尔蒙特神学院个人网页

个人网站

维基百科词条

重要著作摘选

The Predicament of Belief: Science, Philosophy, Faith (Oxford: Oxford Univ. Press, 2011)

Religion and Science: The Basics (London: Routledge, 2011)

Practicing Science, Living Faith: Interviews with Twelve Leading Scientists Philip Clayton and Jim Schaal, editor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Jan. 2007)

The Oxford Handbook of Religion and Science Philip Clayton, edito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ov. 2006)

The Re-Emergence of Emergence: The Emergentist Hypothesis from Science to Religion, Philip Clayton and Paul Davi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uly 2006)

Mind and Emergence: From Quantum to Consciousness Philip Clayt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ov. 2004)

Science and the Spiritual Quest: New Essays by Leading Scientists Philip Clayton, et al., editor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2)

Explanation from Physics to Theology: An Essay in Rationality and Religion Philip Clayton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9)

发表论文(因不懂哲学领域期刊的权威性,故对论文水平不做评价,读者可自行判断。)

对尹文中的几点质疑(仅举几例):

1,尹:“至于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克莱蒙大学(或克莱尔蒙特大学)、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则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

实际情况是,克莱蒙大学(Claremont School of Theology ,似应译为克莱尔蒙特神学院)不但存在,而且中国教育部也承认其学历(教育部官方查询认证地址)。克莱尔蒙特研究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也是存在的,且同样是教育部认可的知名大学。

2,尹:“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却被包装成学者”。

其他人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是从上面两个人的考察情况来看,还真不能称他们为“乌合之众”。这两位不仅是正儿八经地学者,而且是非常有建树的知名学者。

3,尹:“克莱蒙林肯大学是中美教育部都不承认的大学,也就是俗称的野鸡大学。”

克莱蒙林肯大学(Claremont Lincoln University)与克莱蒙大学关系密切。2008年,克莱蒙大学决定设立克莱蒙林肯分校,2011年正式对外公开校名,同年秋季开始招生。2014年,两所大学正式分家。从这一年开始,克莱蒙林肯大学才开始独立成校。2016年2月,该校获得美国西部学校与学院协会(WASC)高级学院与大学委员会的认证,换句话说,该大学已正式得到了美国权威教育机构的认可,属正规大学!但是,该校由于刚刚建校,尚未得到中国教育部认证,故其学历尚未被中国官方认可。尽管如此,该校仍是正规大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三无“野鸡大学”。

4,尹:“一群世界末流神学院的基督徒们,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并编造多个虚假身份进入中国?无耻的欺骗一定是为了卑鄙的目的!”

尹教授文中还提到他们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在中国传教,隐瞒基督教徒身份等。对于这些指控,因从未接触过这些人,所以不敢贸然判断。但是,我想说的是:尹教授怎么会判断他们隐瞒了自己的基督教徒身份呢?他们不给别人讲,或陌生人不知道他们信教,并不代表他们刻意隐瞒自己的教徒身份,对吧?除非,你问他们是否信教,他们明确撒谎说“不信教”,或回避这个问题。据我所知,很少有人会隐瞒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为什么呢?没必要啊!况且,他们工作所在地,不是别的普通院校,而是神学院!

进一步的思考

尹教授在文中还对一些哲学问题进行了批判,其中还涉及到了意识形态等严肃的政治问题,这个我就一点都不懂了,不能做任何评价,只好留给相关专家去判断了。

尹教授还提到,哈工大聘请克莱顿为首席顾问,月薪高达10万,聘请王治河、樊美筠夫妇,年薪20多万,且可以呆在美国,不必到哈工大工作,只以哈工大的名义发表文章即可等事,的确值得调查与反思。当然,这可能是哈工大的校内事务了,作为外界人士,很难去评价得失或对错,留给哈工大自己处理吧。

近来,极个别不学无术的外国学者到中国招摇撞骗,中国的学术环境亟待净化,但是不能因此就不分青红皂白而盲目排外。最后,我想说的是:质疑精神是好的,正因为有了质疑,我们才有可能进一步去辩证,从而认清真相!但是,一归一,二归二,不能因质疑而混淆事实。

郑重声明:本人与该事件无任何利益关系,也不认识原作者和作者提及的任何人,只想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对该事件做出公证的考察,以免谣言对社会,尤其是学术界,造成更多的危害。

 

附:《来自世界排名10548的美国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骗子骗了中国50多所大学》

来自世界排名10548的美国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骗子骗了中国50多所大学

尹海洁 哈尔滨工业大学

一、披着虚假身份来华的过程(建设性后现代)哲学学者

近十多年来,过程哲学、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哲学(过程哲学的另一种提法)被一群美国学者引入中国。这些人主要是约翰•柯布、大卫•格里芬、菲利普•克莱顿以及两名在美华人王治河、樊美筠。这些人以学术交流的名义每年多次进入中国,或搞讲座,或开会议。然而,他们的身份却是多样而变化的!

2002 年 6 月 17 日至20 日,约翰•柯布和大卫••格里芬以“美国过程研究中心”创会主任和执行主任的身份,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了“价值哲学与过程哲学” 国际学术研讨会。(【最新】价值哲学与过程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但在接下来6月22日在华中科技大学召开的“马克思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他们的身份又变成克莱蒙特大学学者。

2004年5月31日上午,约翰•科布以克莱尔蒙特大学过程研究中心主任、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宗教学教授的身份被黑龙江大学聘为客座教授(全球化背景下的过程哲学与文化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_会议资料_社科网)。

2011年6月7日上午,在菲利普•克莱顿被哈尔滨工业大学聘为首席学术顾问聘任仪式上,他的身份是“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 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菲利普•克莱顿受聘哈尔滨工业大学首席学术顾问_哈尔滨工业大学 – 中国高校导航),在之前的讲座预告中他的身份是“美国克莱蒙林肯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 教授,克莱蒙研究生大学副校长。”。(克莱顿教授《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生态文明》讲座预告

更为荒诞的是,克莱顿于2010、2011、2012年三次到哈工大讲演,虽然三次的题目不同,却用同样的PPT,讲同样的内容! 2012年6月,克莱顿、格里芬、王治河、樊美筠等14人以学者身份到哈工大举办“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中国”国际学术会议研讨会。与他们座谈时我们却发现,被他们包装为“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居家教育专家”的凯萝•托本女士(Carol Toben)是一个家庭妇女;被他们包装为“过程教育专家,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中国部顾问”的凯文•克拉克博士(Kevin Clark)是一名退休的高中教师;还有作为随行专家来的米爱丽女士(Ally Rice )仅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其他人的身份他们没有敢一一介绍。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却被包装成学者,不仅到哈工大,还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江苏师范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东南大学等进行了所谓的学术交流!

为明确他的真实身份,笔者分别给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校长、美国克莱蒙林肯大学校长发信询问。克莱蒙研究生大学的答复是:“菲利普•克莱顿是克莱蒙神学院的人,没有在克莱蒙研究生大学以行政人员的身份服务过。王治河、樊美筠我们根本不认识”。克莱蒙林肯大学的答复是:菲利普•克莱顿仅在2013年6月至8月在克莱蒙林肯大学当过一个半月的副校长。此外,与克莱蒙林肯大学没有关系。王治河、樊美筠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克莱蒙研究生大学2014年的世界排名是1501,克莱蒙林肯大学是中美教育部都不承认的大学,也就是俗称的野鸡大学。自称的办学目的是“希望改变美国培养宗教领袖的方式。”(About CLU | Claremont Lincoln University)因此,即使克莱顿们在这两所学校里的身份是真实的,也不值得我们的学术界去追捧他们。更何况他们的身份还是假的!至于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克莱蒙大学(或克莱尔蒙特大学)、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则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

菲利普•克莱顿、约翰•柯布等人以上述的这些虚假身份与国内几十所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还被聘为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

除了身份造假外,他们还编造事实,虚构研究成果等。如克莱顿在“哈工大首席学术顾问计划立项申请书”中将克莱蒙林肯大学确定为哈工大哲学学科建设的目标单位,声称“克莱蒙林肯大学哲学学科的相关领域的教师每年在国际权威杂志期刊上发表高水平SSCI等论文100余篇”。 克莱蒙林肯大学是培养穆斯林、犹太教和基督教神职人员的学校,全部的教职员工只有40多人,每年会有这么多的高水平科研成果吗?王治河、樊美筠在“哈工大百名人才引进计划申报书”中分别声称发表了12篇、15篇SSCI论文,可表中填写的论文竟然一篇都不是!他们声称:“依托美国克莱蒙大学后现代研究中心,帮助哈工大建成国内“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团队”, 美国克莱蒙大学是根本不存在的大学,这让哈工大如何依托?他们还声称:“ 与克莱蒙林肯大学联合培养建设性后现代和过程哲学方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流动人员。”与一个野鸡大学合作来培养博士,竟成为哈工大学科建设的成绩,这该有多荒唐?这不仅荒唐而且完全是造假,因为这个野鸡大学不承认与他们有任何关系!在他们三人填报的材料中还有很多其它弄虚作假的内容,这里不再一一列出。

二、被隐瞒的基督教身份

再看看这些人正真的供职单位——克莱蒙神学院。这所学校2015年的世界排名为10548。是一所世界级末流的神学院。在其学院网页上公布的办学宗旨为:“我们的教职员工和其他领导都在教会和社会中进行服务。我们是植根于一个特定的传统——美国卫理公会教堂。……克莱蒙神学院着力于培养未来教会的中坚力量,培养一个可以在复杂多变的多信仰交融的世界中,随时准备好去布道、去传递基督福音的传教士,让世人体验上帝的慈悲的人。”(About CST)按照这个办学宗旨的说法,我们可以知道,这些所谓的过程(后现代)学者,后来又自诩为“有机马克思主义” 者的人们是卫理公会教的神职人员(注:这所学院的院长是牧师)。柯布本人也是一个牧师。他们来自于这个神学院的“过程研究中心”( http://www.ctr4process.org/about/CoDirectors/),这是一个宣扬怀特海过程哲学的机构(怀特海的过程哲学是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为基督教作诠释的哲学)。他们在进入中国大陆时把克莱蒙神学院的“过程研究中心”说成是“美国过程研究中心”。这样的造假既提升了他们的地位,又隐去了神学院的背景。这些人还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中国后现代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Postmodern Development of China)。为掩盖其针对中国的性质,在进入中国时他们将其包装为“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这两个半真半假的机构是他们进入中国时的身份依托。

一群世界末流神学院的基督徒们,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并编造多个虚假身份进入中国?无耻的欺骗一定是为了卑鄙的目的!

三、他们到中国来做什么?

虽然克莱蒙神学院的这些人以学者的身份,以学术交流的名义,每年多次来中国。但简单梳理他们的所作所为,即可看到他们是在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遏制中国发展,颠覆中国的意识形态和对中国进行宗教渗透的活动。

(一)用宣扬怀特海过程哲学的方法来进行宗教渗透

在克莱蒙神学院的这些人中,王治河、樊美筠是90年代末去美国的华人。他们非常清楚,在中国大陆,尤其在大学中直接传教是不可能的。他们采取的方法是以学术交流的名义传播怀特海的宗教哲学。这样做既不易被大陆的意识形态所警觉,又达到了向学术界、大学生中渗透宗教的目的。

1、怀特海过程哲学及建设性后现代哲学的基督教性质

在怀特海那里,“所谓“永恒客体”只是作为抽象的可能性而存在,并非人们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它能否转变为现实,要受到实际存在客体的限制,并最终受上帝的限制。他认为,事件世界正是上帝从许多处于潜在可能状态的世界中挑选出来的,因此上帝是现实世界的泉源,是具体实在的基础。” 怀特海创立的过程哲学抛开实体,只谈活动或过程的做法,则是企图从世界组成中消灭物质,为上帝的存在做论证。

克莱蒙神学院的基督徒们认为“过程哲学本质上是一种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并将他们所宣扬的宗教思想,以过程哲学或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名义,以学术的面目引入了中国的教育界、理论界。

2、在中国的大学中大量的建“过程”或“后现代”研究中心,为宗教哲学的传播打造组织保障

他们与中国大陆的27所大学或研究机构共建了32个“过程哲学”或“建设性后现代”的研究中心(见附件一,与克莱蒙神学院共建研究中心的大学)。而且,与他们共建过程研究中心的多是各大学的马克思主义或哲学学科。这些所谓的研究中心都是他们向中国输入基督教哲学的组织基础。例如,他们声称:“帮助哈工大建成国内‘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的核心基地;帮助把哈工大建成国内首个培养‘建设性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的博士点”。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是将大学的哲学或马克思主义学科变成培养基督教理论人才的基地。参加过他们主办的会议或被他们请到美国克莱蒙进行访学的很多硕博导师都以过程哲学、建设性后现代和有机马克思主义作为研究方向,指导学生做相关的论文。在期刊网上以上述的关键词检索可以看到数百篇的文章和上百篇的硕博论文。

3、每年举办“过程(后现代)哲学”高级研讨班,向大学生和青年学者传播宗教

自2006年至今,他们以各大学的过程中心为基地,每年暑期在中国举办“中美过程(后现代)哲学”高级研讨班,现已办了十一届。招收中国的大学生和青年学者。在研讨班上他们向学员发放英文版的过程哲学教材。在教材中有大量宣扬基督教、宣扬上帝的内容。他们请来讲课的教师大都是由美国卫理公会教支持的神学院的教师、教会的牧师等,他们在课上直接传教。比如在研讨班上讲授“上帝存在着“三性”,即‘先天性、后天性和超越性。’正是这“三性”使它成为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 等等。在课下向中国的青年学生灌输宗教。如一名参加暑期班的学生反映:“ Barbara(授课教师)承认自己信奉的是relational God,换句话说是过程哲学的上帝。这种上帝爱着所有的人,但他不会采取措施去阻止一切不公平的事件,因为上帝并没有权利干涉战争,战争等是人类自身的行为结果。Barbara鼓励我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祷告方式,通过和上帝的交谈忘记仇恨,得到快乐。”

4、搞“怀特海儿童智慧教育”,对中国的幼儿进行宗教渗透

从2007年开始,他们每年组织一次 “怀特海儿童智慧教育国际研讨会”。大量招收幼儿园园长参与。他们还给北京军区政治部幼儿园、北京丰台第五幼儿园、北京兵器部幼儿园等多所幼儿园挂牌为“怀特海儿童智慧教育幼儿园”。 他们这样做的结果使中国的孩子从不知道自己民族的先贤和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却从小就知道有怀特海。

5、在中国发文章、出专著,宣扬过程哲学和有神论思想

他们在学术期刊上大量发表文章或访谈录,宣传“过程哲学”,宣扬信仰上帝。他们还在中国出版了一系列专著、译著。约翰•科布出版了《过程哲学》、《过程神学》、《过程神学–一个引导性的说明》等,大卫•格里芬出版了《后现代科学—科学魅力的再现》、《复魅何须超自然主义——过程宗教哲学》、《建设性后现代思想与生态美学》、《后现代精神》、《后现代宗教》、《怀特海的另类后现代哲学》等等。

(二)用生态文明为借口遏制中国发展

1、以中国能拯救文明为幌子要求中国对全球环境负责任。

大卫•格里芬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做的关于《生态危机: 中国能否拯救文明》的报告就说:“面对生态危机,……中国这个受到马克思主义和怀特海的智慧启发的国家,有责任也有希望帮助世界拯救文明。” “中国只要遵循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处方,就有望在总体上挽救很多的自然世界,特别是挽救人类文明。希望中国采取一些重大的公共措施来证明中国已经准备走向对文明的拯救。”

2、中国要放弃国家利益

他们“建议根本改变人类社会与环境相互作用的方式。它呼吁对全球经济结构进行大调整,从而把‘生物圈的繁荣’发展放在第一位” “全球经济会依据柯布和达利的‘由共同体组成的共同体’模式逐渐重建和运行,而不是依据已给这个星球带来大浩劫的‘至高无上的主权国家’模式重建和运行。” 他们要求中国放弃国家利益,追求他们所声称的共同体利益。因为,“国家利益不再是政府决策的唯一参考指标。” 亦如王治河等所言“面对关乎民族存亡乃至地球存亡的生态危机的步步逼近,我们还可以踏着不变的步伐继续‘发展’,继续‘增长’,继续“闷头发大财”吗?

3、中国要带头减少碳排放并以此来唤醒美国人

大卫•格里芬说:“考虑到生态危机的情况, 争夺经济优势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不管谁赢,双方都会走向灭绝。……我们共同比赛来足够迅速地减少我们的碳排放,以一种适宜的生活方式来挽救人类。……我希望中国将采取一些十分重大的公共措施来证明,不管其他国家怎样做,中国已经准备好挽救文明了。这将向美国、欧洲、印度的人们表明,中国确实在认真对待减少碳排放的问题,没有比阻止海洋和大气达到不可逆转点更重要的事情了。我的希望是这一行动将唤醒美国人———或至少使我们感到窘迫而采取行动。” 概括起来,格里芬的主张是中国不要管美国排放了多少碳,不要与他国竞争经济优势,中国要站在拯救人类文明的高度上,自己率先减少碳排放,来唤醒美国人!

4、以迈向后现代为名让中国退回到前现代

中国的农业要回到小农经济。约翰•柯布提出:“小型家庭农场比大规模的工业化农场更加高效”的观点。 “彻底和坚决地反对从有机农业到机械化农业的转型。”

工业要消除国有企业,制造业本土化,回到手工业生产状况。“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政策不是以庞大的国有产业为中心,也不寻求消除所有的私有财产、家庭、小型企业生产和市场交换。” “为了减少对运输货物所消耗的石化燃料的依赖越来越有必要使制造业本土化。” “如果能返回到手工制作这种形式,将是一件受欢迎的事情。如果手工制作受到青睐,手工制品就会卖的十分顺利,这样失业将不再是一个大问题。”

废除银行系统。“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经济的第一步,是要废除现行的银行系统。” 因为他们认为:“以盈利为根本目的的银行,是不会为公共利益服务的。”

他们主张中国的农业要发展劳动力密集型的小农经济,而工业应走手工业的发展道路,消灭国有企业,制造业要本土化不再搞国际贸易,彻底废掉金融体系。总之,他们虽然在鼓吹后现代,但却要中国退回到前现代化时代。

他们在国内外举办了90多次大型的会议,进行了上百次的演讲。除了宣扬宗教哲学外,大部分都是在宣扬上述这些遏制中国发展的内容。

(三)通过打造“有机马克思主义”瓦解中国的意识形态

他们通过在中国办大量的会议、讲座来宣扬怀特海的过程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相契合,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相契合,并以此为内容打造出有机马克思主义。他们生拉硬拽地把过程哲学和马克思主义扯在一起,通过有机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包装给基督教的过程哲学披上了马克思主义的外衣。这就使中国大陆从官方到学术界都乐于接纳它。这样不仅能够借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陆的地位和影响力兜售基督教哲学,更重要的是这样做还能起到搞乱中国意识形态的作用。

克莱顿说:“有机马克思主义是超越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柯布指出,怀特海的有机哲学要求更加关注文化和精神因素,而不只是经济决定论,这超出了经典马克思主义。” 如果这个说法被中国的理论界广泛接受,中国就应该把这种高于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按照他们的要求,放弃国家利益,不再发展经济,为全球生态做贡献。于是,柯布号召:“我希望中国的过程研究中心将大力支持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有机马克思主义’。对我来说,这有着历史上重要的可能性,它可以明确地致力于实现生态文明的奋斗。中国要在这个方向上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也是如此” 克莱顿自我吹嘘地说:“有机马克思主义是新生态文明的基石,全球有远见的领导人现已意识到这是地球未来唯一的希望。”克莱顿表达了他们在中国扮演“老师”角色,以后现代主义指导中国的意图:“我希望西方能教中国如何运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学来建设生态文明” (关于对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批驳,见本文作者的另一篇文章《拆穿“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画皮》)

更令人气愤的是,这些披着伪装的学术骗子在反对中国的同时却从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如哈工大聘请克莱顿为首席学术顾问,待遇是月薪10万!哈工大按照百名人才引进计划全职引进了王治河、樊美筠夫妇,待遇是二级教授的工资,二岗的岗位津贴,每人的年收入20多万。他们可以呆在美国,不必到哈工大工作,只以哈工大的名义发表文章即可。6年来,他们从哈工大获利已超过200万!他们拿着中国人民的纳税钱,却干着向中国输入宗教,遏制中国发展,颠覆中国意识形态的勾当,让每一个爱国的知情者都痛心不已!

结语

国内50多所大学被以虚假身份来华的美国神学骗子所欺骗,令人唏嘘。任何一所学校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一下核实,其欺骗也难以得逞。把世界末流大学的学者视为高水平学者,令人汗颜。任何一所学校在网上查一下他们所在学校的排名便知他们的水平是不值得我们与之交往的。这反映了我们的高校在与西方进行学术交流时缺乏了起码的筛选与甄别,存在对美国学者的盲目崇拜的问题。如果各校在与他们交往之前有一点点政治敏感性,对过程哲学或后现代哲学做一点扫盲性的了解,也不至于在中国高校中出现30多个过程研究中心,也不至于让宗教哲学在中国的高校和理论界大行其道。而且他们到各校来访时,大都有各校的校长、副校长、省委宣传部的领导前来致辞、讲话,甚至教育部副部长都与它们共同办会,为他们在中国的活动制造了累积效应,使邀请他们的学校越来越多,他们的身价也愈来愈高。他们大谈上帝的文章,赤裸裸地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文章,严重歪曲马克思主义的文章为何能在我们的学术杂志上发表?中央编译局的《马克思主义与现实》、黑龙江大学的《求是学刊》、《国外社会科学》、《自然辩证法研究》、《世界哲学》、《唐都学刊》等都给他们大量发文,成了他们宣扬基督教哲学、有机马克思主义的平台。不知在这个过程中导致了多少青年人认同了怀特海的过程哲学,认同了所谓的后现代哲学,进而认同了基督教?这才是最危险的西方价值观的渗透,最危险的政治、文化的入侵!我们的政治信仰和理论坚守是否还存在?

附件一:与克莱蒙神学院共建过程或后现代研究中心的学校:

1、北京师范大学中心/Beijing Center 1 (Philosophy,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2、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中心/Beijing Center 2 (Politics and Law, Beijing International Culture Studies University)

3、华中科技大学中心/Wuhan Center for Process (Philosophy,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4、西安交通大学中心/Xian Center (Process Philosophy,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5、盐城师范学院中心/Yancheng Center (Education, Yancheng Normal University)

6、苏州大学中心/Suzhou Center (Sustainable Urbanization, Soochow University)

7、浙江师范大学中心/Zhanjiang Center (Education, Zhanjiang Normal College)

8、浙江大学中心/Hangzhou Center (Process Theology, Zhejiang University)

9、山东师范大学中心/Shandong Center (Process Psychology, Shandong Normal University)

10、天津师范大学中心/Tianjin Center (Process Education, Tianjin Normal University)

11、黑龙江大学中心/Heilongjiang Center (Culture Philosophy,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12、广西师范大学中心/Guilin Center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Culture,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13、沈阳工业大学中心/Shenyang Center (Ecology, Shenya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4、天津商业大学中心/Tianjin Center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Business (Tianjin University of Commerce)

15、北京师范大学第二中心/Beijing Center for Science and Faith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16、苏州大学第二中心/Soochow Center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Business (Soochow University)

17、华东理工大学中心/Shanghai Process Center (East China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8、哈尔滨师范大学中心/Harbin Center for Process Education, Harbin Normal University

19、山西大学中心/Shanxi Center for Postmodern Thinking and Social Development, Shanxi University

20、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心/Center for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Studies,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1、河北工业大学中心/Hebei Center for Postmodern Philosophy, Hebei University of Industry .

22、江苏师范大学中心/Xuzhou Center for Process Studies, Jiangsu Normal University.

23、东南大学中心/Nanjing Center for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Studies, SoutheastUniversity

24、华南师范大学中心/Guangzhou Center for Center for Process Philosophy and System Management Studies, Sou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Guangzhou

25、广东国基院中心/Guangdong Center for Process Moral Education, Guangdong Academy of National Basic Education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Guangzhou

26、河北衡水安金磊有机农场基地/Hengshui Center for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Ecological Agriculture, Hengshui, Hebei Province (June 25, 2015)

27、中国政法大学中心/Center for Process Marxism and Practical Philosophy, China University of Law and Politics, Beijing (July 14, 2015)

28、浙江安吉建设性后现代生态村/Anji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Eco-Village, Anji, Zhejiang Provice (Oct.29, 2015)

29、河北师范大学中心/Hebei Center for Organic Marxism at Hebei Normal University (Oct.31, 2015)

30、太原理工大学中心/Taiyan Center for Organic Marxism and Ethic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aiy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hanxi Province (Nov.3, 2015)

31、内江师范学院中心/Neijing Sino-US Postmodern Psychology Center, Neijiang Normal College, Neijiang, Sichuan (Nov.9, 2015)

32、广东金融学院中心/Guangdong Center for Constructive Postmodern Philosophy and Socially Responsible Business, Guandong Finance University (Nov. 12, 2015)

附件二:邀请柯布、格里芬、克莱顿、王治河等神学院的人来讲学、办会、访问或聘为客座教授的学校:

1、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

2、鲁东大学

3、山西农业大学

4、吉林大学

5、陕西师范大学

6、北京外国语大学

7、东北师范大学

8、大连理工大学

9、青岛科技大学

10、中国人民大学

11、山东大学

12、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13、长春理工大学

14、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 (UIC)

15、华南理工大学

16、中共中央编译局

17、牡丹江师范学院

18、中国农业大学

19、国家行政学院

20、河北师范大学

21、吉林师范大学

22、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23、黄河科技学院附属中等专业学校

24、同济大学

  11 Responses to “到底谁骗了谁?——对《神学骗子骗了中国50多所大学》一文的质疑”

  1. 据核实,克莱顿从未拿哈工大一分钱哦;王治河樊美筠在哈工大是有讲课的。樊美筠老师讲美学与哲学前沿;王治河老师讲建设性后现代与有机马克思主义。

  2. 尹老师的文章标题很抓眼球,但是国内那么多机构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吧?现在时代不同了,没那么“崇洋”了,高校也都在反腐,如果这位老师反映的情况不准确,那可有利用网络传播恶意信息之嫌,其真实性和目的值得深思。但愿中国不要毁在“网络虚假恶意信息”之手。

    • 若说一两所学校被骗,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在网络这么发达的时代,不可能说一大批高校都被骗。这些学者的信息,都是很容易查到的,哪那么容易蒙混过关。

  3. 别的不说,尹文第三部分纯属贴大字报批判性质

  4. 无非是两拨人竞争马克思主义在国内的话语权罢了。有机马克思主义和尹海洁全都是笑话。一个想披着基督教到中国招摇撞骗,一个披着真马克思主义的外衣,骂另一拨骗子。

  5. 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