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12016
 

昨天,阳光明媚,趁着难得的闲暇,游览了一下萨尔茨堡城堡。城堡距离住处不到1公里,隔窗可望,似乎触手可及,却从来没有爬上去看过。自从去年8月底搬到萨尔茨堡,导师问了我好几回“去过城堡没”,我的答案始终是“还没”……昨天,终于坐缆车上去了! 有些朋友可能不太熟悉城堡,下面就先来介绍一下。萨尔茨堡城堡是奥地利城市萨尔茨堡的一处要塞,位于老城区城堡山上,可以说是萨尔茨堡城内的标志性建筑。城堡历史悠久,始建于1077年,由历任总主教逐步扩建而成,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城堡之一。据2012年统计,每年来城堡参观的游客超过996000人次,是奥地利最热门的景点之一。 萨尔茨堡要塞长250米,宽150米,在漫长的 ……More

4月 142016
 

两百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816年4月14日,是萨尔茨堡(Salzburg)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经过了多次征战与分割,萨尔茨堡终于脱离巴伐利亚王国,正式并入奥地利。今天,在萨尔茨堡老城区,官方举行了盛大的纪念仪式。奥地利总统Heinz Fischer及其夫人Margit,副总理Reinhold Mitterlehner,萨尔茨堡州州长Wilfried Haslauer等500多位嘉宾出席了纪念仪式。 本来,对于纪念仪式,本人真的是毫不知情。然而,巧的是,下午去超市买东西时,刚好路过。刚开始,我以为又是什么旅游节目(见怪不怪了),瞄一眼,好家伙,一排一排的礼兵,盛装礼服,人人手中还都拿着长枪,连大 ……More

8月 282015
 

按:根特是个美丽却又十分低调的的小城。如果不是因为语言和饮食的原因,它应该在我居住过的城市中排上第一。看到网上有人写了一篇极佳的介绍根特的文章,就转了过来。尽管在这里居住了快三年,然而,由于深居简出,我对于根特的了解显然只是皮毛。 即将离开根特,前往另外奥地利萨尔茨堡,感恩生命中能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城市,让我得以远离尘嚣,潜心读书。她更多的美丽、魅力与秘密,只能等待以后再来欣赏、品味和探索了…… &&&&&&&&&&&&  在比利时,我认识的第一个根特人就是个根特大学校友,这位热情古怪的朋友最津津乐道 ……More

8月 172015
 

长这么大,我只见过三次罂粟(花)。第一次,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在村头看到的罂粟花。那时尚小,对罂粟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人们都叫它大烟,说是很容易上瘾。村头的那几株罂粟,长在麦田间,花开得甚为漂亮。 第二次,是在比利时根特公交车上。一天,我匆忙跃上公交车,不期然,看到对面一个老太太抱着一束十分惹人眼的鲜花。这,难道是罂粟花?彼时,我研究近代鸦片问题也有两三年了,对罂粟的产地和习性也算多有了解,但却没机会再见到过真正的罂粟。出于好奇,我就冒昧地问了问老太太这是不是罂粟花。不出所料,老太太给出了十分肯定的回答,说是从花店买的,拿回家做装饰用。 第三次,同样是在根特,而且就在离住所50米的楼下!那天,去超 ……More

5月 042015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德国火车质量杠杠地,而且最重要的是基本不会晚点!相比中国火车动不动就晚个把小时来讲,德国火车就是广大群众想象出来的一个童话故事,寄托了无数乘客的华丽梦想。然而,亲身经历了几次火车“失误”之后,发现德国火车并不总是十分靠谱,偶尔也会闹闹脾气,甚至会罢罢工呢! 被取消的车次 第一次乘坐德国火车应该是在2012年11月底。那时,我们一行四人去科隆、杜塞尔多夫、波恩等地游玩,火车是主要交通工具。彼时,火车偶尔会晚个几分钟,但是并无大碍。 2014年10月底,我从慕尼黑机场到奥地利萨尔茨堡。出发之前,我在网上订好了火车票,但是到了慕尼黑火车站之后,却被告知我订的那趟火 ……More

4月 082015
 

下午,根特春风和煦,趁着买东西的空档逛了一下传说中的英文旧书。一进去便被各种旧书吸引住了,书店虽然不太大,但是种类挺多,文学、历史、政治、艺术、军事、儿童书等都有,且书架上都有分类标识。大致看了一下,这家旧书店最具特色的收藏品应该是有关“一战”、“二战”的英文书,单是这个主题就有三四个书架数百本书,且有好几种印刷极其精美的照片版著作,价格也不太贵。要不是因为实在拿不了太多书,我都准备入手了。老板是个和蔼的老者,来根特已经15年了,似乎是从英国过来,不懂荷兰语。英文新书非常贵,学术类的书有不少都是近100欧/本,遇到200欧一本的书也不要惊奇,而二手书相对就非常便宜了。因为9月份要搬家,实在不能 ……More

3月 202015
 

今天上午10点40左右,有幸目睹比利时的日食现象。比利时的雾天并不算多,但是偏偏不凑巧的是今天竟然有浓雾,真是天公不作美!雾天严重影响了观察的效果,导致日食一会有一会无,持续了大约几分钟之后就没了,也没有出现天黑的吓人景象。观看日食,不能直视,否则真的很容易灼伤眼睛。还好,我眼睛小,无惧,哈哈。拍的照片是用手机隔着浅色墨镜拍的,效果一般,大伙儿凑合着看看热闹吧。 隐约记得小时候的课本上有一篇写日食或月食的,但是忘记是那篇了,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搜索了一下,发现竟然是郭沫若写的。郭沫若还有一篇《天狗》的诗,激情澎湃,读起来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看来自己真的老了。中学读书读到郭沫若,还会有些敬意。现在 ……More

1月 122015
 

最近发生在巴黎的《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事件在全球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次事件,注定是要引起广泛关注的,也同样会引起更多的争论。在争论之前,我想大概有两点基本上是达成共识的: 首先,这是一次恐怖袭击事件。按照我个人粗浅的理解,恐怖袭击事件就是一些以优势武器的暴徒对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进行伤害的行为。恐怖主义分子,既有可能是某个人,某个极端团体,也有可能是国家军队和警察——不管你是谁,出于什么理由,只要是有上述行为就是恐怖分子,就应该受到强烈谴责。其次,受难者不论生前做了什么,但却不至于惨遭杀戮。对于这些不幸遇难者,我们应该同情和哀悼! 这是讨论问题之前的两个基本共识。然而,如果单单谈这两个共识的话, ……More

1月 112015
 

2014年10月底,去了一趟奥地利萨尔茨堡(Salzburg),一是做学术报告,二是登记注册联合培养项目。从比利时到萨尔茨堡路途颇为遥远,若是坐火车的话,大概要10来个小时,且票价不菲;而飞机的话,廉价航空的票价相对便宜,所以我便选择了航空。但是,廉价航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需要转机,并且下飞机后还得再坐火车和汽车才能到达,来回也是挺折腾。去程是先从布鲁塞尔飞到丹麦哥本哈根,然后再转机到德国慕尼黑,再坐火车到奥地利的萨尔茨堡。这个行程绕了一大圈,其曲折路程有点像想从昆明到香港,结果却要先飞到北京去转机一个道理。没办法,谁让这是廉价航空呢。不过,善于自我安慰的人都会往积极方面想:转机转车的话,可 ……More

12月 312014
 

2014年12月27号夜半时分,根特忽然飘雪。当时,坐在电脑前的我起身准备洗漱睡觉,忽然发现窗外路灯照映下似乎在飘雪。于是,睡意全无,便站在阳台上赏雪。2012年冬天初来根特之时,那年的雪下的特别多。然而到了2013年冬天,根特基本无雪,天象颇异。今年看到了第一场雪,怎能不兴奋呢!可惜的是第二天雪便停了,而且是阳光普照,难得的大晴天。下雪的妙景是见不到了,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晒晒太阳,赏赏蓝天也不错!只是,雪后初霁,万里无云,天蓝得有些让人晃眼…… 放几张生活照片,表示尚在人间,祝各位元旦快乐,新年进步!这些照片,均是附近500米范围内随手拍的,没去公园什么地方刻意取景,所以诸位看官拍砖轻点,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