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12016
 

过去的若干年,大概有几个关键点:2004年,去兰州上大学;2008年,大学毕业,去澳门读硕士;2012年,去比利时重新读博;2016年,博士毕业。四年一个轮回,每个轮回,都是一个人生转折点。今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最重要的转折之年:这一年,彻底结束漫长的学习生涯,正式踏入社会,开始工作。 回首2016年,没有什么波澜壮阔,但也绝非乏味可陈。大致数来,似有以下几方面可圈可点: 博士毕业与工作 2016年初,完成了博士论文的最后两章,初稿告竣。本以为6月可以答辩、毕业,不想,后期的修改工作量挺大,超出了预期。8月,奥地利的房租到期,只好先回国。10月,回比利时,顺利完成预答辩和公开答辩,拿到根特 ……More

12月 312015
 

2014年的总结,似乎还在散着余热。眨眼之间,2016年即将到来。夹在这中间的2015年,是那样的匆忙,那样的仓促,仿佛不经意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每到年关,心情总是五味杂陈,而今年又显得格外的复杂——毕竟,这是而立之年! 想说的话,太多,能写出来的,则寥若星辰。思绪万千,落到笔端,瞬间又却变成了无苦亦难言。2015年,主旋律依然是“忙”:写论文、看孩子、上课、校书稿、外出调查、开会、求职等等,而这其中,耗费时间最多的自然又是论文。 苦苦挣扎的码字工 如今的读书人,说是读书,倒不如说是职业码字工更合适。读书要的是闲情雅致,而写论文,则是挤,挤,挤!有人问,学生时代,多读点书,不写论文不行吗? ……More

12月 242014
 

当我还停留在2012年的一草一木时,2015年七彩斑斓的烟花就要马上绽放了。时光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几年一晃而过。2014年,是我平凡人生中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儿,虽说这些事儿和家国大事相比,真的轻如烟尘,不值得一提,但却注定要在我个人成长道路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年,是我正式学习历史学的第十年,是我在近代史研究领域进入小高峰但同时也是暂告一段落的一年。本来,想写篇《习史十年录》来纪念一下,但是回想回想,虽然陈谷子烂芝麻甚多,但又有什么值得书写或公开的呢?再者说,读博的同学绝大部分早都毕业任教了,而我十年了还没有毕业,说起来感觉还是挺令人羞赧的。个中滋味,还是自己品尝吧。 这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