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22015
 

如果没记错的话,自2008年以来,这已经是我的第九次搬家了。搬家就像戒烟,很容易,时不时就能搬一回。然而,真要是搬起家来,尤其是跨国搬家时,你就能体会到其中的艰难了! 一、忙 最近很忙,空前的忙。到底有多忙呢?举个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栗子吧:因为没时间,头发已经三个月没有剪过了!幸好,胡子还能每天刮一下,看起来不至于像个野人。 忙什么?博士论文、照看孩子、润校书稿、投稿修稿、租房、搬家(打包+卖东西)、临走前清退账号(银行卡、保险、ID等),以及各种杂事。 因为忙,所以推掉了会议、推掉了约稿、推掉了聚会、推掉了各种闲情……我纵有超能力,也不能做到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对于我的say NO,绝大 ……More

8月 282015
 

按:根特是个美丽却又十分低调的的小城。如果不是因为语言和饮食的原因,它应该在我居住过的城市中排上第一。看到网上有人写了一篇极佳的介绍根特的文章,就转了过来。尽管在这里居住了快三年,然而,由于深居简出,我对于根特的了解显然只是皮毛。 即将离开根特,前往另外奥地利萨尔茨堡,感恩生命中能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城市,让我得以远离尘嚣,潜心读书。她更多的美丽、魅力与秘密,只能等待以后再来欣赏、品味和探索了…… &&&&&&&&&&&&  在比利时,我认识的第一个根特人就是个根特大学校友,这位热情古怪的朋友最津津乐道 ……More

12月 312014
 

2014年12月27号夜半时分,根特忽然飘雪。当时,坐在电脑前的我起身准备洗漱睡觉,忽然发现窗外路灯照映下似乎在飘雪。于是,睡意全无,便站在阳台上赏雪。2012年冬天初来根特之时,那年的雪下的特别多。然而到了2013年冬天,根特基本无雪,天象颇异。今年看到了第一场雪,怎能不兴奋呢!可惜的是第二天雪便停了,而且是阳光普照,难得的大晴天。下雪的妙景是见不到了,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晒晒太阳,赏赏蓝天也不错!只是,雪后初霁,万里无云,天蓝得有些让人晃眼…… 放几张生活照片,表示尚在人间,祝各位元旦快乐,新年进步!这些照片,均是附近500米范围内随手拍的,没去公园什么地方刻意取景,所以诸位看官拍砖轻点,哈 ……More

11月 042014
 

最近,随着严冬的临近,比利时开始变得骚动不安了。2014年初夏,比利时全国大选,结果掌控政坛二十多年之久的左派政团在荷语区惨败,席位不保。Vegalyn版主在鲁汶心情论坛上以饱含激情的腔调评点了最近比利时政坛的风风雨雨: 新近民声之冠的新弗拉芒联盟正式走上执政之路,九千岁BDW成功垂帘听政,在谈判150天之后成立了联邦政府。 NVA控制了所有联邦及地方政府的重要部长职位(财政,司法,预算,国防,移民。。。),亲信爪牙遍布朝野上下,决心要把左派在过往二十年挖下的大坑在未来的两年内填上,继而各种苛捐杂税连续出台,大小福利能减则减,能免即免,民不潦生,举国哗然。 顿时间江湖上血雨腥风,比国将迎来20 ……More

7月 242014
 

这段视频是6月18号在布鲁塞尔街头拍摄的,当时正值世界杯期酣战期间。本来,拍摄的时间是很长的,大概有10多分钟,但是后面更精彩的几段由于操作失误没能保存下来。比利时虽是弹丸之国,人口也仅有一千多万,然而比利时红魔队却战绩不俗,拥有不少的铁杆粉丝。我想,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单单是因为俱乐部砸钱建队的原因,而是更应与其民众的广泛参与息息相关。民众不积极参与,上哪儿去发掘、培养好苗子?小时候,我是基本上没有见过足球、排球的,篮球也只是偶尔见见而已。高中了,才开始有场地打打篮球,学会了打排球,后来还踢过一年足球。我想,和我有同样成长经历的应该有不少人。即使你是天才,没见过足球,也不能上来就会凌 ……More

3月 242014
 

上周去大使馆办理香港通行证,回来时顺道带了份中文报纸翻了翻。《华商时报》是比利时的一份中文报纸,里面的信息五法八门,汇集了国内外林林总总的各种信息。其中有关比利时的部分数据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这些数据和我印象中的比利时反差很大。后来想一想,其实数据应该是真实的,而我对比利时的印象则是建立在某种意义上的虚构或幻想上的。整天宅在家里的我对比利时的体验可谓浮光掠影,比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边人举行婚礼,也没见过葬礼。若依据我的体验来讲,那就是说比利时人不生不死。。。事实上,比利时每周想要自杀的人就有3个,每天强奸案件就有十来起,我所在的只有20多万人口的根特,2013年的发生了16起强奸案,而且案发现 ……More

11月 302013
 

若说欧洲的慢节奏恐怕是没人反对的了。来欧洲之前,在网上就不断看到欧洲的“悠闲”生活,也听师兄讲起过欧洲人优哉游哉的故事。但是,这些印象终究是脑海中的概念,未能切身体会。如今,在欧洲也已生活了一年多了,各方面的生活体验不断增多,对欧洲的印象也多有感触。今天就来聊聊欧洲人的“淡定”问题。 报警,警察半个多小时后才到 有一次和朋友们去一家越南餐馆吃饭就遇到了这样的奇葩事。在故事开始之前,得先交代一下店主的情况。男店主是法国人,年轻时自己跑到了越南——法国以前的殖民地,后来就遇到了一个越南当地的姑娘——当年的姑娘已变成现在的女老板娘了。我们去吃饭的时候,天色尚早。进去点餐刚吃几口,就听到隔桌不远处两个 ……More

10月 092013
 

根特大学汉学系开设有汉语课程,本科、硕士都有。上这些汉语课的大部分都是欧洲的学生,还有一小部分是来自日、韩、蒙古等国家的学生,当然也有几个华人学生。过去的两年,主要是由黄老师和张老师两位老师来教。上学期末(6月),黄老师为了让学生们更深入、直观地体验中国文化,特地组织了一场汉语活动。身为汉学系的一员,去打打酱油自然是免不了的了。 活动多彩多样,可谓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呵呵。中国传统音乐、电影、美食、猜灯谜、剪纸、中国结、摸福、书法、夹豆子、麻将、包饺子等等一应俱全,就连身为中国人的诸位同学也说:这真比中国更中国!剪纸你会剪吗?中国结你用编吗?书法你能欣赏吗?古典音乐你听过几回?好像这些离现代社 ……More

8月 102013
 

又是开学季,新生找房麻烦多多。放出来自己在根特的找房折腾经验,供新来者参考。不足之处,欢迎大侠们继续补充。 海外生活多有不易,而租房则更是令多数人头疼的一个大问题。笔者从去年准备来比利时读书的5月份开始就着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房源,结果直到10月底来到之后的几天才通过扫街方式找到了一个很贵的房子。今年9月准备换另外一个房子,来来回回折腾过了,也算是对比利时根特的租房多多少少有些感触了。下面就分享一下我在根特租房的一些小感受,希望对以后需要租房的朋友有所帮助。概而言之,租房途径主要有以下几种: 1,通过根特大学找房。根特大学有一个专门的Housing Office来负责学生的宿舍问题。一般情况下, ……More

6月 162013
 

短短几个月内,感觉根特的乞丐增加了很多。 去年10月刚来的时候,只在火车站和教堂门口看到过两三个乞丐。这几天逛街,发现现在乞丐增加了很多。不但火车站和教堂门口的乞丐增多了,而且在商业街、超市门口、甚至一些普通的街道也有不少的乞丐。之前的几个乞丐是白人中老年人,拿个小盒子向行人乞讨。而现在的乞丐,竟然有不不少的年轻男子,从面孔来看似乎是土耳其人。同白人乞丐一样,他们同样也是“长期驻扎”,但不同的是他们不是坐着或站着乞讨而是跪着乞讨!世界各地,不论是繁华的纽约、巴黎街头,还是普通的小城小镇巷子,都有不少的乞丐(奇怪的是,我在日本几个城市游过一周,但是印象中却没有见过乞丐!),大家对于行乞人也都见怪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