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32019
 

按:2013年,最初涉及这一问题时,我只用了半页概述,因为感觉这个问题实在太老,没什么可研究的了。然而,细读了几篇文章之后,发现问题其实还是挺多的,甚至一些最基本的史实问题都没搞清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重新探索一番。 历史事件,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既有面子,也有里子,小文自身亦然:面子就是有关朝贡体制的理论部分,里子就是文中琐屑的考证。单纯的考证,多被认为是饾饤之学,难被接受,故只好扯上些“理论”。面子虽然热闹,但常虚无缥缈;里子虽然难嚼,但结实耐用,属硬通货。 虽说,谈的是老问题,看的是旧史料,用的是古方法,但新结论还是有些的。窃以为,小文所产干货如下: (1)针对日本学者村井章介等人提出 ……More

3月 052016
 

拙文“The Shandong Peninsula in Northeast Asian Maritime History during the Yuan-Ming Transition”, 发表于Crossroads – Studies on the History of Exchange Relations in the East Asian World , Vol. 11, pp. 63–83。 Abstract: In the Yuan dynasty (1271–1368), the government encouraged people to conduct maritime t ……More

6月 152014
 

去年从国内订购了几套书,然而这些书运到比利时却颇费周折。好不容易运到比利时之后,我本以为用项目的经费购买书自己可以直接拿到办公室,结果系里说需要先编目上架。结果,一等又是几个月。前几天,回到比利时后看到这批书已经上架了。系图书馆假期基本处于关闭状态,于是,我便申请把他们统统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最近球赛很是火热,虽然我也很喜欢打排球、篮球,甚至偶尔踢踢足球,但是却很少看球。我的理念是:有那个时间看球,还不如自己去玩球。再不济,有那个功夫睡睡觉也好啊!当然,有人爱踢球,便有人爱看球,各取所好,各得所需!这几天,写论文挺有感觉,时不时还为自己的思有所得小小兴奋一把。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想写,但是不得 ……More

1月 032014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讲的就是历史研究者离不开史料的发掘、整理与利用。史学大家傅斯年先生曾极力强调史料对于史学的重要性,以至于讲出“史学即是史料学”之类极端的话。傅先生的本意是好的,也就是极力提倡以“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手脚找东西”的精神去发现、利用新史料。陈寅恪先生在《敦煌劫余录序》中也说到:“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20世纪初期,甲骨文、汉晋简帛、敦煌文书、明清内阁大库档案等新资料的发现直接触发了新研究领域的博兴。如今,新史料更是层出不穷,近代海关史料、域外汉籍、苏联解密档案、民国档案、徽州文书、潮汕侨批等,这些新史料的发掘和利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