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12015
 

2014年的总结,似乎还在散着余热。眨眼之间,2016年即将到来。夹在这中间的2015年,是那样的匆忙,那样的仓促,仿佛不经意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每到年关,心情总是五味杂陈,而今年又显得格外的复杂——毕竟,这是而立之年! 想说的话,太多,能写出来的,则寥若星辰。思绪万千,落到笔端,瞬间又却变成了无苦亦难言。2015年,主旋律依然是“忙”:写论文、看孩子、上课、校书稿、外出调查、开会、求职等等,而这其中,耗费时间最多的自然又是论文。 苦苦挣扎的码字工 如今的读书人,说是读书,倒不如说是职业码字工更合适。读书要的是闲情雅致,而写论文,则是挤,挤,挤!有人问,学生时代,多读点书,不写论文不行吗? ……More

6月 262015
 

刚去的一个月,大约有25天都是外出调查,开了一个会,走访了10来个城市(中、韩、法、荷),参观了10多个博物馆,调查了一些古遗址点,收集了一批资料。对于喜欢外出的人来讲,旅行无疑是惬意的。但是对于我这个一年四季约有330天都窝在家里的宅男来讲,外出考察简直要人命。且不说坐车来回的奔波(我坐车有时候晕车!!!),单是饮食都会让我难以难受。世界上,好像除了中国之外,各地都很少提供热水呢。回来之后,一提到“坐车”和“旅行”,一阵眩晕感就会扑面而来,简直毫无违和感。 旅途中的有趣见闻,很多,但是却暂时没有时间整理。先把一些购得的资料整理一下,发个目录,一是备忘,二是给学友们提供一些广告信息。书目如下( ……More

12月 242014
 

当我还停留在2012年的一草一木时,2015年七彩斑斓的烟花就要马上绽放了。时光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几年一晃而过。2014年,是我平凡人生中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儿,虽说这些事儿和家国大事相比,真的轻如烟尘,不值得一提,但却注定要在我个人成长道路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年,是我正式学习历史学的第十年,是我在近代史研究领域进入小高峰但同时也是暂告一段落的一年。本来,想写篇《习史十年录》来纪念一下,但是回想回想,虽然陈谷子烂芝麻甚多,但又有什么值得书写或公开的呢?再者说,读博的同学绝大部分早都毕业任教了,而我十年了还没有毕业,说起来感觉还是挺令人羞赧的。个中滋味,还是自己品尝吧。 这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