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行我诉 >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2014
03-17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让人不知所措的故事:话说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曾经拍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影片叫做《不愿面对的真相》,里面有一个最惊人的画面:一只北极熊,站在一个快融化的冰块上面,无奈地看着遥远的东方,似乎在向世人控诉中国人排放了太多的二氧化碳,从而造成气候变暖,它都快淹死了。因此,美国政府把北极熊列为濒危的动物。类似的宣传片很多,想必很多人也都看过,似乎也感动了很多很多的人。但是,阿拉斯加州的州长佩林,就是共和党的前副总统候选人却对此“不甚感冒”,于是便去控告美国联邦政府将北极熊列为濒危的动物的做法,因为她指出:事实上,阿拉斯加的北极熊数量最近增加了一倍以上!!!

全球是否在变暖?这貌似没有争议的问题引起来了越来越多的争议。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曾不断发文指出气候变暖造成的危害,然而,IPCC的研究却不断被质疑,其言论也被批耸人听闻。郎咸平更是将气候变暖视为西方对于中国的另外一场巨大阴谋。

普通民众,看了双方的辩论之后,只会让自己更加迷糊:到底变暖了吗???都说偏听则暗,其实,即使全听了也会照样迷茫。为什么会是如何呢?因为它牵涉到了政治!什么是政治呢?政治就是把本来可以一清二楚的事情变成永远的谜。比如,最近马来西亚的飞机失联事件便是如此。说是“失联”,那是普通民众失去联系了,不是政客。只要能保位与升迁,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又能如何,更别说什么问题的真假了。科学研究一旦被政治绑架,其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貌似扯远了,再回头来看看全球气候的变化问题。联合国总是在说气候变暖造成的不良影响,比如气候变暖会造成海平面上升。关于这个,我有两点疑问:

(1)夏季与冬季平均温度至少相差10摄氏度,请问为什么海平面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即使是在封闭区域)

(2)如今的温度并不是最高时期,请问历史上温度最高时期时,沿海有很多地方被淹没了吗?在温度最低时期,海平面下降很多吗?

占地球总面积近四分之三的海洋不是你家的洗澡池跳进去个人水就漫出来的!给你点温度你就膨胀,真以为自己是热气球呢!

气温变化不变化,总得和以前做比较吧?“以前”又是什么时段呢,总拿今年和去年相比然后就得出结论吧?把时间放长些,再放长些,扩大到两千年如何?那就来看看大致的变化趋势图,然后再说什么变暖不变暖的事儿。以历史的眼光看问题的最大好处是,它能让你的视界更广更阔一些。见了多了,才不至于被蒙蔽了眼睛而盲目地走向极端。

退一万步来讲,假设温度的确升高了,那是否就是由人类活动引起的呢?是否就是由二氧化碳引起的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应该先看这个问题:

工业革命之前,为什么气温变化那么剧烈?

工业革命前的人类没有排山倒海的汽车,没有林立的工厂,没有大规模的石油,根本谈不上什么“温室效应”,可是温度还是达到了极高值!你不从地球能量来源的太阳那里去找原因,却硬要说人类活动造成的,这不是扯淡又是什么?

气候变暖之后是否给人类造成的不良影响,目前只能停留在猜测之中。而气候变冷造成的切切实实的悲剧则是实实在在的:据研究,在北半球年平均气温每增减1摄氏度,就会使农作物的生长期增减3-4周。 在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年平均温度变化1摄氏度,粮食亩产量相应变化为10%。

历史上,因气候变冷而导致的大饥荒不知道饿死了多少人,因饥荒而引起的战争又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熟悉环境史的人都知道15-17世纪世界范围内的小冰期。气候变冷,粮食减产,明清易代期间,多少人死于战争?1696-1697年的芬兰饥荒曾被视为欧洲历史上最恐怖事件,死亡总数达居民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在小冰期的最冷阶段,17世纪的欧洲、日本、韩国和奥托曼帝国等地冲突频繁,为什么?为粮食,为生存!

气候变冷, 直接等于粮食减产,等于成千上万人的死亡!人口死亡与所谓的“温室效应”,你认为哪个更重要呢?

善待地球,人人有份;不造假,不虚构,更是人人有责!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 半省堂 - 1

公元100-2000年日本年均气温变化趋势图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 半省堂 - 2

公元100-2000年日本年均气温变化图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 半省堂 - 3

图片来源与参考文献:

Andrew B. Appleby, “Epidemics and Famine in the Little Ice Age”,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History, vol. 10, no. 4, 1980. p. 658

Bruce L. Batten, “Climate Change in Japanese History and Prehistory: A Comparative Overview”, Occasional Papers in Japanese Studies, Edwin O. Reischauer Institute of Japanese Studies, Harvard University, January 2009 p. 19

Hiroyuki Kitagawa and Eiji Matsumoto, “Climatic implications of δ13C variations in a Japanese cedar (Cryptomeria japonica) during the last two millennia”,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vol. 22, issue 16, 15 August 1995, p. 2157

Yen-chien Wang, “Secular Trends of Rice Prices in the Yangzi Delta, 1638-1935”, in Thomas Rawski, Lillian Li, eds, Chinese History in Economic Perspectiv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2, p. 62.

張家城:《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生產影響的探討》,載《地理學報》1982年第2期。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 - 半省堂 - 4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全球变暖,即将被淹?!》有 14 条评论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