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行我诉 > 公共服务业,到底该不该罢工?
2014
12-02

公共服务业,到底该不该罢工?

就在我写篇博文的时候,比利时全国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罢工,境内所有的火车都在“休息”,而在中国黑龙江的数千名教师也在继续新一轮的罢工罢课。罢工,这个最近几十年在中国并不太常见的词如今也开始频繁出镜了,而在欧洲,罢工则是家常便饭,民众都有些麻木了。

然而,不论是新近频出,还是习以为常,结果都是一样的:罢工罢课切切实实地影响了生活!11月比利时的罢工,我当时的体验只有一个:超市原本琳琅满目的货架突然间变得空空如也了!彼时,感觉罢工的影响还不是太大,只是生活用品不太方便购买罢了。而这次的铁路大罢工,则深深感觉到罢工的可恶。

火车停运,回程曲折

继德国的大鹏兄遭遇铁路大罢工之后,我也不幸中招,切身体验了一把大罢工带来的恶果。前几天去巴黎开会,去之前我还特意查了一下罢工的情况,说是12月1号比利时全境铁路罢工,所有火车停运。会议结束是在29号,然后我就购买了30号晚上的火车票从巴黎到布鲁塞尔,心想应该当晚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的。未曾料到的是,火车从巴黎出发时尚且顺利,但是21:50提前到达了布鲁塞尔之后,我发现情况不妙。向东的几列火车均为取消了,在未来的三个小时内,只剩下两趟去根特的火车。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瑟瑟寒风中等到了一辆,然后就匆匆忙忙上车。正在庆幸间,听见广播一阵荷兰语哇啦哇啦叫,接着就见一批刚上车的人陆陆续续下车,一问旁边的人才知道,司机哥们心情不爽,临时决定,不去根特了!一万头草泥马登时从我心中奔腾而过……又等了40分钟,盼望奇迹的出现。结果,最后仅有的一辆车还没到达,屏幕上就显示这辆车也不再去根特了。当我看到一个火车司机从上面下来时,我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此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仅有的两个希望都破灭了。我总不能在布鲁塞尔临时找酒店住吧?即便熬过了今晚,明天全线大罢工,依然没有火车去根特,还得再住一晚,人生怎么能耗得起!火车停运了,出租车司机便来趁机拉客了。凑够了4个人,大家拼车每人50欧,虽然很贵,但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选择吗?40分钟后,凌晨00:20左右,总算到达了根特。

你泄愤了,全社会却郁闷了

铁路的罢工的具体原因不清楚,但是无怪乎就是嫌工作太累,工资太低,福利太少吧!他们的具体工资我不清楚,但是我只知道铁路票是极其昂贵的。比如,这次我去巴黎,从布鲁塞尔到巴黎,单程两个小时不到,来回却要约200欧!这价格,真的是赶得上打劫了!这么贵的车票,上座率也挺高,照理应该很赚钱才是。但是,赚到钱的都跑哪里去了呢?火车工人的待遇真的有那么差吗?

待遇问题是他们内部的事儿,局外人也不便讨论。问题是:交通运输业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息息相关。交通一瘫痪,出行自然就会受到阻碍,类似我这样遭遇的大有人在——卡在半路,动弹不得,最后只得额外花一笔钱回家。布鲁塞尔和根特只有50公里,尚且容易回去。要是从一国到另一国,卡在中途,就只有哭爹喊娘的份儿了。比利时地处欧洲心脏地带,它一罢工,所有经过境内的国际班车都得停运。换句话说,比国罢工,欧洲大陆很多地方的国际班车都得跟着歇菜。外出受阻也就算了,大不了待在家里不出门便是了。但是,日常用品流通不畅就置人于死地了,吃的喝的都买不到,这还有什么好玩的?

铁路工人牛气了,时不时罢罢工,泄泄一己之愤。然而,造成的后果却是全国乃至整个欧洲的人都为之买单。据闻,上次罢工比利时至少损失了20亿欧元,所有的这些损失不还得由民众自己买单?这是不是有点像这样一种情况:一家人因琐事吵架,然后弱势一方打电话报警,但警察却说我们不管你们的家事。弱势一方一听急了,然后就跑到大街上耍枪弄剑,乱伤无辜,且放言道警察再不管的话自己就要杀人了。最后,警察终于来了,把TA拉回家,大家再坐下来谈判。你家里是没事了,但是街上的所有人都被你打扰了!

再想一想,如果是水、电、煤、气工人也一同罢工,社会是不是很好玩?不需多久,48小时就能造成整个社会完全瘫痪,造成大乱!这时候,我们不禁要问:个别行业的,尤其是这类公共服务业罢工造成的影响,究竟应该谁来负责?这些罢工者,究竟该不该牺牲整个社会民众的利益来为自己维权?

我们同情弱者,不仅是因为自己是弱者的一份子,更是因为每个人理应对不公正、不公平的社会现象进行谴责、斗争,但是我却不主张这种以牺牲全社会民众的利益来为自己维权的行为。

公共服务业,到底该不该罢工? - 半省堂 - 1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公共服务业,到底该不该罢工?》有 10 条评论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