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行我诉 > 我们该怎样庆祝节日
2015
01-01

我们该怎样庆祝节日

据新华社消息,1号凌晨从上海市政府核实,昨晚23点35分左右,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群众拥挤踩踏事故,致35人死亡,42人受伤。好好的一个跨年活动,瞬间变成了人间惨剧。一个亲历者在微博中写道:“现场真的让我们措手不及,抢救室里乱成一片,清创室里面躺的全是一具具年轻的尸体,十条年轻的生命,最大的也就26岁,最小的才是十岁出头,他们袋子里的手机还在像个不停,估计是来自家人的新年问候,殊不知已去到了天堂,当时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被踩死。”如此场景,令人哀叹不已。但愿逝者安息!

就在同一时刻,比利时这边是下午四点多,我和办公室的几个同事正在根特小城晃来晃去,到处寻找可以喝酒或咖啡的地方,但是遗憾的是我们却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酒吧:大多数的酒吧都已经关门,停止了营业,而在营的酒吧要么是下午五六点马上就要关门,要么就是太小,容不下我们一行六人。在寒风瑟瑟中逛了一个多小时的我们,最终只能悻悻而归,年尾小聚活动也就此罢休。

几天前,圣诞节同学说国内的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别说汽车了就是步行都拥挤不堪,尤其是商场更是人满为患。同学问我:国外是不是更热闹?按照他的想象,圣诞节发源于欧洲,欧美国家理应更加重视这个节日,大街上应该也是热闹非凡,人满为患。可是,我却想的说是:圣诞节的确是西方重要的节日,但是人家都在家里度过,很少去大街上招摇过市。我记得25号早上那天,根特街上人出奇地少,比周末还要冷清,家门口过往的车辆更是稀稀拉拉,整个城市仿佛被大清洗过似的,如果不是看到对面邻居家的圣诞树和彩灯,如果不是看到市中心的圣诞市场,根本就感觉不到这是圣诞节。

西方的元旦前夕,大抵是类似中国的农历除夕夜,基本上各种商店都要关门(中国、土耳其商店例外),就连平时夜间生意兴旺的酒吧也要关门或早早打烊。根特是个大学城,酒吧很多,还有专门的酒吧一条街,平日里酒吧通宵达旦,热闹非凡,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找了一两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合适去处,最后只得扫兴而归,场面相当尴尬。

不过,从积极方面来看,我想这个尴尬经历是极其难得的:它让我们充分体验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之处。在西方,周末或节假日,大多数商店都是要关门的,因为员工都需要休息,需要陪伴家人,他们极少说为了挣钱而放弃陪伴家人的美好时光;而在中国,这恰恰是商店最挣钱的时机,因为人们都开始出来活动疯狂购物了,于是乎各种促销活动层出不穷,街上也是人满为患。

这种强烈的差异,又促使我们不断去思考造成这种现象的背后原因:究竟是经济因素还是文化原因,抑或只是习惯、传统不同?我不得而知。我向来是比较宅的,一年到头,除了外出田野调查和开会,其它时间基本上都是宅在家里看书、写论文:一方面是因为时间紧迫,没时间(当然也没钱)出去游玩;另一方面是我的确感觉外出,不论是开会还是旅游,都是一种令我身心疲惫的事儿!节日对于我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不论是节日还是平日,我都是每天要读书、写论文——这本来就是我的一种常态生活。即便是在节假日或周末,一日不读书,或者没有认真读书,我便感觉浑身不舒服,这大概就像有些人一天不玩电子游戏、不购物、不抽烟、酗酒或吸毒的感觉一样。所以,书瘾应该也是一种病,所幸的是书瘾能让人乐在其中却对身体危害不大,也不太耗银两,更不会危害社会,所以不失为一种良瘾。

我想,内心平静的日子,每天都是真正的节日。与其不断追寻来自外界的刺激,不如想想如何滋润自己的心灵。心强大了,外界的干扰也就小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与那些修行在闹市中朋友们共勉吧!

我们该怎样庆祝节日 - 半省堂 - 1

我们该怎样庆祝节日 - 半省堂 - 2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们该怎样庆祝节日》有 9 条评论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