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品书 >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加盟澳门大学
2015
01-14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加盟澳门大学

近期,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教授加盟澳门大学历史系。之前,近代史学术界一直称“北茅南桑西南罗”,茅就是指当时在北大的茅海建教授,桑就是一直在中山大学的桑兵教授,而罗就是在川大的罗志田教授,三家合称“近代史三剑客”。三人的学术风格多有差异,茅被誉为“学界苦行僧”,据传是当代史家中读原始档案最多的学者。茅先生后来从北大离职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彼时,坐镇华师大的还有沈志华、杨奎松、许纪霖等学术大牛,几人组成的这个超级豪华阵容,国内乃至全球在中国近现代史方面鲜有可以与之媲美的,华师大遂名震一时。

若干年前,我还在澳大历史系读书时,系里就想全球延聘名家,锁定了几位大牛,但后来未能成事。几年之后,功夫不负有心人,茅先生终于还是去了澳门大学,实在是可喜可贺。2012年我参加华东师范大学“e-考据与文史研究研修班”时,曾多与茅教授见面,先生极其率真坦诚,为人十分低调,却又和蔼可亲,让人如沐春风。当然,在学问方面他却又是无比严格,眼光犀利,让人叹服。

近几年,澳门大学喜逢搬迁新校区的难得机遇,借助澳门政府强有力的推动,不断从全球包括欧美顶尖高校延聘名师,当然薪资待遇也不是一般的高,其薪资在全球范围来讲也是极具竞争力的,尤其是所聘请的特聘教授和讲座教授,待遇不是一般的高。2009年澳大官方发布的工资是这样的:副教授:660,800 -743,400澳门币,助理教授:536,900-619,500澳门币,当时汇率基本上1澳门币=0.8人民币,也就是说副教授可以达到约52-60万人民币的年薪,教授、特聘教授、讲座教授自然更高了。6年之后的今天,大家自己可以算一算教授的工资水平了。除工资之外,澳门的福利也是相当好,更重要的是还提供相当充裕的配套研究经费——这就是为什么澳大可以从全球挖人的一些重要原因。

当然,茅先生愿意去澳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必要前提是:澳门大学对他的非同一般的礼遇、诚意和尊重,如果没有这一点,恐怕再高的工资也是难以请动茅先生的。反观国内,据闻一些985重点高校讲师的年薪可能只有七八万人民币,差距不是一点两点,而是天壤之别。2012年的一项调查称,中国教师的工资全球倒数第三,而加拿大刚入行的大学老师工资和平均工资分别是中国老师收入的22倍和近10倍,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一些老教授口口声声说年轻人要甘坐冷板凳,要静下心去做学问,可问题是:这些上有老下有小的青椒们,基本生活可能都成问题,上哪能静心做学问?这些当然是题外话了,就暂时不提吧。

目前,澳门大学历史系已经有11名教师,其中教授6名,副教授0名,助理教授5名。比起内地大学的历史系来,教师人数虽然不多,但阵容却不容小觑,教授们著作等身,年轻学者则后劲十足。几位助理教授皆名校出身,分别毕业于芝加哥大学、莱顿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夏威夷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大学(之前还有毕业于剑桥和南加州大学的两位教师),假以时日,想必会有长足发展。澳门大学自身教师人数不多,只有500多人(国内高校教师一般5000左右),但是在最近的《泰晤士高等教育》2014-2015年度世界大学排名榜上,澳门大学却一鸣惊人,竟然晋身世界大学前三百名,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估计是论文的高引用率为其加分不少。正应了那句话:人不在多,在精!不管怎么说,希望母校发展越来越好吧!

 

附官方新闻报道:

澳门大学继早前经全球招聘了四名国际知名学者:计算器科学家倪明选讲座教授出任副校长(学术)、物理学家冯达旋教授出任全球事务总监及校长特别助理、生命科学领域顶尖科学家邓初夏讲座教授出任健康科学学院院长,以及语言学家靳洪刚讲座教授出任人文学院院长。再有三名国际学术界知名学者加盟澳大,分别是资深药理学家叶德全讲座教授、历史学家茅海建特聘教授和语言学家许德宝特聘教授。

出任澳大中华医药研究院副院长的叶德全讲座教授为资深药理学家,尤其在受体和固有免疫方面有所建树。他在美国从事研究27年后,于2010年作为“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从海外引进,担任上海交通大学药学院院长。叶教授之前任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和药学院院长,在回国前曾任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助理教授及副教授、伊利诺大学药学院教授。他以主要作者或共同作者发表了160多篇学术论文,其总引用超过了九千次。他曾与主要制药企业如琼森和诺华等合作,共同发现新药。叶教授曾经或现正担任一些药学和免疫学期刊的编辑工作,包括《美国生理学杂志-肺生理》副主编,《分子药理学》编委,《免疫学杂志》分科编辑,以及自2014年起担任《药理学评论》副主编。

茅海建特聘教授是国际学术界著名的历史学家,在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尤其是两次鸦片战争史和戊戌变法史的研究取得了学术界引人注目的成就。茅教授是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和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等;并曾于日本、香港、英国、台湾、韩国等地大学讲学。茅教授著作丰富,主要著作有《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等。

许德宝特聘教授是知名的语言学家,在音系学理论、汉语音系学以及对外汉语教学等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且具有重要的学术影响力。许教授在美国具有30多年教研和管理经验,曾任美国汉明顿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主任和Leonard C. Ferguson 讲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文学院讲座教授。许教授著作丰富,在理论语言学、中文语言学以及计算器辅助语言学习在中文外语教学中的应用等领域出版10本独着/合着书籍及80多篇文章和论文。此外,许教授也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当代语言学理论丛书》的共同主编(另一位主编是来自哈佛大学的黄正德教授)。

澳大校长赵伟教授表示:“教学和研究是大学重要的核心使命,在过去几年,澳大从全球广揽世界知名学者加盟,我们感到自豪和高兴的是,新招的一批世界级学者在教学和研究都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并在国际学术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他们的加盟,相信可以引领澳大在教学和研究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并助力澳大建成有特色和高水平的世界一流大学。”

发一张来自澳大历史系官网的照片。两三年的功夫,茅先生已经从黑发变成了灰发,变化不小,岁月不饶人啊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加盟澳门大学 - 半省堂 - 1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加盟澳门大学 - 半省堂 - 2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国际著名历史学家茅海建加盟澳门大学》有 8 条评论

  1. 忘想 说:

    历史学里的大神啊。澳大又添一强助。

  2. 从良未遂 说:

    看到本文花了较大篇幅写薪资,实际上,就我知道的身边人而言,不求富裕,只要能过上稍微像样点的生活,很多人还是愿意低头做学问的。

    个人觉得有两点:权力决定资金分配和要求短期内出成绩是两大教育弊端

    • 马光 说:

      澳大之所以能够从欧美顶尖高校挖顶尖人才,高薪水自然是其强有力的吸引力,所以要谈薪资。
      当然,有钱不是万能的,能吸引顶尖人才过去,最重要的前提是:礼遇、诚意与尊重。顶尖人才一般不差那点钱,不是说工资高点就随随便便过去任教的。
      大陆情况特殊,澳大教师的工资是大陆的7-10倍,且配套研究经费充裕,研究环境十分自由、宽松,所以吸引力不是一般的高,而是奇高。
      做学问不求富裕,这是真的,但是做学问也不等于清贫,事实上也不应该清贫。世界各国的教师很少像中国教师这样低待遇的,不论是从绝对值还是相对值来讲,中国教师的待遇都是很低的。我认识的不同青椒,生活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所以要常走穴贴补家用,非常影响做学问——博士毕业后的三五年应该是奋发的好时机,可惜现实不允许如此。
      教育弊端,不谈了,一谈就扯得更多了。如今,项目经费的管理和报销是国内十分关注的问题。。。

    • 马光 说:

      转发一则茅先生自己之前的感言: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一个想做学问的人,是很难生存的,但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将学问进行到底”;在今天的图书市场上,一个学术出版社,也是很难生存的,但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将学术进行到底”。大约只有如此,才有彼岸;若有旁骛,易失本原。到了三联书店的花甲之年,如果追查复办后二十二年成功之处,可能也就是在知识和学问的道路,有着“进行到底”的饱满精神和坚定意志。而到了这般时刻,“敏锐”成了“短视”的近义词,“固执”反成了“远谋”的同义词。一些老牌子的好出版机构此期走了弯路,而三联书店却一日日近于炉火纯青。这是一种“纯情”的归宿:不管世道如何变化,这个国家和里面的人们,毕竟还是需要知识和学问的。”

  3. umac 说:

    你也是澳大的?

umac的回复 取消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