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32019
 

按:2013年,最初涉及这一问题时,我只用了半页概述,因为感觉这个问题实在太老,没什么可研究的了。然而,细读了几篇文章之后,发现问题其实还是挺多的,甚至一些最基本的史实问题都没搞清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重新探索一番。 历史事件,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既有面子,也有里子,小文自身亦然:面子就是有关朝贡体制的理论部分,里子就是文中琐屑的考证。单纯的考证,多被认为是饾饤之学,难被接受,故只好扯上些“理论”。面子虽然热闹,但常虚无缥缈;里子虽然难嚼,但结实耐用,属硬通货。 虽说,谈的是老问题,看的是旧史料,用的是古方法,但新结论还是有些的。窃以为,小文所产干货如下: (1)针对日本学者村井章介等人提出 ……More

6月 162013
 

短短几个月内,感觉根特的乞丐增加了很多。 去年10月刚来的时候,只在火车站和教堂门口看到过两三个乞丐。这几天逛街,发现现在乞丐增加了很多。不但火车站和教堂门口的乞丐增多了,而且在商业街、超市门口、甚至一些普通的街道也有不少的乞丐。之前的几个乞丐是白人中老年人,拿个小盒子向行人乞讨。而现在的乞丐,竟然有不不少的年轻男子,从面孔来看似乎是土耳其人。同白人乞丐一样,他们同样也是“长期驻扎”,但不同的是他们不是坐着或站着乞讨而是跪着乞讨!世界各地,不论是繁华的纽约、巴黎街头,还是普通的小城小镇巷子,都有不少的乞丐(奇怪的是,我在日本几个城市游过一周,但是印象中却没有见过乞丐!),大家对于行乞人也都见怪 ……More

5月 282013
 

周日下午去办公室的路上,忽然发现圣彼得广场上一阵喧闹,而且竟然还有很多的马跑来跑去的。什么情况?难道哥又穿越到了十五世纪不成?好奇害死猫,去看看吧。 一看,果然是在举行赛马和马展。长这么大,除了2006年在藏区草原上见过一批又一批的马群之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马呢!黑马、白马是马,红马、灰马、大马、小马也是马啊!据闻,十三世纪以来比利时就是一个重要的重型马(Belgian Draft Horse)产地。当时,比利时重型马深受欧洲各国的喜爱,常常出口到其他国家,或在其他国家繁殖。比利时政府为了保护这些独特品种的血统,一直禁止比利时的培育者繁殖运动型的温血马。然而,随著工业化的发展,机械与车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