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行我诉

一个平凡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2021年工作总结

人生如白驹过隙,2021转瞬已逝。按照往年的惯例,年底总是要做个总结。去年,匆匆做了个总结;今年,更是泛善可陈。思来想去,还是写写吧,算是这一年留下来的斑驳痕迹。 一、授课 1)中外文化交流史(本科,32课时); 2)中国古代史史料学(本科,8课时); 3) 学年论文(本科,6课时); 4)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硕士,3课时); 5)中国近现代史专题(博士,6课时); 6)中外历史研究专题(硕士,3课时)。 二、学生培养 1)毕业硕士生1… 阅读更多 »2021年工作总结

2020年工作总结

最近,忙着教育部学科评估和书稿等一大堆事情。2020年的最后一天,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八点半,一直在开会。人生中最长的一次会议,诞生了…… 匆忙之中,先写个总结概要吧: 论文:A&HCI英文论文1篇,CSSCI论文2篇,CSSCI扩展版论文1篇。 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明清史》,全文转载论文2篇;《新华文摘》,论点摘编1篇;《新华文摘》网络版,全文转载1篇。 为Journal of Chinese Humanities第5卷第2期,… 阅读更多 »2020年工作总结

2019年工作总结

2019年,转眼已逝,又是年终总结时。2019年,大概是最悲催之年,往事不堪回首:儿子因病,做了人生第一个小手术;自身因病,做了人生第一个手术。没了健康,所有的一切,都是0。 罗曼•罗兰曾言:“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即便人生再惨再难,工作总结,还是得写。概况如下:授课7门,总计94学时;发表论文1篇,录用2篇C刊+1篇A&HCI,被拒论文3次;获奖2个;研究项目2个;主持讲座3次,受邀讲… 阅读更多 »2019年工作总结

2018年工作总结

2018年,转眼即逝,又到年终总结时。回首2018,波澜不惊,乏善可陈。概而言之,简况如下:授课6门;发表论文2+1篇,被拒论文4次,翻译论文2篇;研究项目4个,被拒项目3个;参加会议6次,被拒会议5次;获奖2个;主持讲座4次。详情如下: 讲课 1) 十六世纪以来的中西文化互动(本科,34小时) 2) History of China(留学生,6小时) 3) 学年论文(本科,6小时) 4) 中外历史研究专题(硕士,2小时) 5) 中外历… 阅读更多 »2018年工作总结

2017年工作总结

时间真如白驹过隙,眼睁睁地看着,2017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又到了例行写年终工作总结的时间。回首这一年,五味杂陈,忧喜参半。 讲课 上半年,为本科生讲授“十六世纪以来的中西文化互动”专业课,每周2个小时。由于是人生第一次开课,备课和讲课不免手忙脚乱。整整一学期,都在围绕这一中心转,比较被动。刚开始几节课,单单是备课,每次都要花四五天时间。后来,慢慢熟悉了备课授课流程,才逐渐缓解,但同样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备课。 课上学生不多,大部分都能认真… 阅读更多 »2017年工作总结

以梦为马,不负年华:2016年总结

过去的若干年,大概有几个关键点:2004年,去兰州上大学;2008年,大学毕业,去澳门读硕士;2012年,去比利时重新读博;2016年,博士毕业。四年一个轮回,每个轮回,都是一个人生转折点。今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最重要的转折之年:这一年,彻底结束漫长的学习生涯,正式踏入社会,开始在山东大学工作。 回首2016年,没有什么波澜壮阔,但也绝非乏味可陈。大致数来,似有以下几方面可圈可点: 博士毕业与工作 2016年初,完成了博士论文的最后… 阅读更多 »以梦为马,不负年华:2016年总结

一个码字工的2015年小结

2014年的总结,似乎还在散着余热。眨眼之间,2016年即将到来。夹在这中间的2015年,是那样的匆忙,那样的仓促,仿佛不经意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天边。每到年关,心情总是五味杂陈,而今年又显得格外的复杂——毕竟,这是而立之年! 想说的话,太多,能写出来的,则寥若星辰。思绪万千,落到笔端,瞬间又却变成了无苦亦难言。2015年,主旋律依然是“忙”:写论文、看孩子、上课、校书稿、外出调查、开会、求职等等,而这其中,耗费时间最多的自然又是论文。 … 阅读更多 »一个码字工的2015年小结

“半省堂”的来历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在网络世界里我经常使用“碧云飘鹤”这个代号来行走江湖。“碧云飘鹤”应该是从2005年开始使用的,但具体时间忘了。这个词的来历至今依然清晰记得:某天午休,似梦非梦中隐隐约约看到了一片蓝天白云和一只仙鹤。醒来,便有了“碧云飘鹤”这个独一无二的原创词。“碧云飘鹤”听起来更像一个人的“号”,但是我却避免使用“字”或“号”来称谓自己。在古代,有字号者常为有身份或有学问之人,虽然自己是学历史的,但是感觉离之相距甚远,故暂不给自己… 阅读更多 »“半省堂”的来历

云壤之别:致我的2014年

当我还停留在2012年的一草一木时,2015年七彩斑斓的烟花就要马上绽放了。时光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几年一晃而过。2014年,是我平凡人生中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儿,虽说这些事儿和家国大事相比,真的轻如烟尘,不值得一提,但却注定要在我个人成长道路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年,是我正式学习历史学的第十年,是我在近代史研究领域进入小高峰但同时也是暂告一段落的一年。本来,想写篇《习史十年录》来纪念一下,但是回想回想,虽然陈谷子烂芝… 阅读更多 »云壤之别:致我的2014年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白露为霜的悲秋背景似乎注定了被水所隔的伊人终归是水中月、镜中花,爱而难得。然而,千水万险阻挡不住君对伊人的思念,“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怎么个狂法呢?且看这位狠主儿,“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愣是发扬精卫填海的精神把河给填平了。于是不管你是在水中央,还是在水之湄,此君策马扬鞭,勇往直前,然后乖乖拜倒在石榴裙下。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还有情”,见此情形,伊人怎能不芳心暗动。于是,二人顺理成章,“月上柳梢… 阅读更多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获得了最特别的一个奖——猜谜奖

根特华人社区论坛围棋一个月的猜谜语活动终于落下帷幕,而我也收获了自己有生以来最为特别的奖——猜谜语三等奖。之前从体育、到奥赛再到论文,都有获奖,而唯独这次的活动最为特殊,最为让人开心!说它特殊,是因为它是最“不务正业”的奖,也是最让人乐在其中的奖! 猜谜语的冠军是极为神秘的Sell,独中9枚。Sell的账号是临时注册的账号,刚开始他的一出现就引起了论坛的“轰动”:即使是高难度的谜语,sell也是一猜即中,而且是极短时间内完成,以至于大家… 阅读更多 »获得了最特别的一个奖——猜谜奖

马年是从春节开始吗?

马年究竟是从哪天算起呢?对于这个问题,想必很多人没有思考过。常见的有两种认识:1)以公元2014年1月1日(元旦)算起,就开始进入马年了;2)以农历正月初一(春节)算起就算进入马年了。但是这两种认识是正确的吗?那下面咱就聊聊“土元旦”、“洋元旦”、春节与生肖的那些事儿吧。 马年是否从阳历1月1日算起?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马年属于中国传统的生肖记年之一。最早的有关生肖的纪录见于出土文献《睡虎地秦简》和《放马滩秦简》,而以十二生肖记年可能从… 阅读更多 »马年是从春节开始吗?

2013年总结(朴实无华的最简标题)

本来,想用个煽情或浪漫标题的,比如加上“多事之秋”、“末日后的重生”、“学术元年”、“且歌且行”等等,但是想来想去,还是用这个最朴实无华的标题吧——因为任何单个词都无法概括逝去的一年,况且,自己也一大把年纪,青春不再了!作为学生,学习为第一要务;作为博士生,学习的表现形式很大程度是论文和会议,所以,就重点就聊聊论文和会议吧。 2013年论文和会议情况简单概括起来就是上半年颗粒无收,下半年略有收获:投稿了2篇(CSSCI核心期刊),邀稿2… 阅读更多 »2013年总结(朴实无华的最简标题)

淘到了几个“乾隆年制”和“澳门制造”的漂亮瓷盘

逛二手市场的时候淘到了几个中国制造的盘子。其中几个底款“乾隆年制”,另外几个底款“澳门制造”。看起来都挺漂亮的,于是就把几个摊上看到的中国制造的盘子都买下了。另外还见到了一个奇怪的花瓶,底款“意大利造”(没错,就是中文写的),上面的图画是一个士大夫在坐着,对面站着三个西方女子,瓶子高约40cm,也挺漂亮。还有一个也很奇怪的花瓶,底款“澳门加彩”,瓶身上的人物脸部轮廓是很突出的红色线条,画的比较难看,没有丝毫的美感,真的就像是有人恶作剧故… 阅读更多 »淘到了几个“乾隆年制”和“澳门制造”的漂亮瓷盘

“陽光古道行”,依然為你心動!!!

今天,又一次看到了以前“陽光古道行”活動的照片,依然是那樣的讓我激動不已! 那種經歷,那種精神,是我一生的財富。 一直彷徨與迷茫,今天,就這樣決定了:我要再搏一把! 不怕失去什麼,因為我一無所有; 不怕前路孤單坎坷,因為現在更是舉步維艱; 不怕後路如何,因為走過去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了懸崖絕壁!   知己知彼,將心比心。 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 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相逢好似初相識,到老終無怨恨心。 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 阅读更多 »“陽光古道行”,依然為你心動!!!

庆祝兰大自行车协会两周年

今天太激动了,中午上过自习回宿舍的时候,远远就听到了我熟悉的歌声《跋涉梦想》。我这时才想起来:今天是车协的两周年纪念日!尽管自己刚刚“退役”,但是对车协的感情还是很浓厚的。赶紧跑到会场去看看,发现我认识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新面孔。幸好碰到了以前认识的一个新队员和两个老队员,不然自己在那里感觉还真是有些尴尬。准备2008年骑车去北京报到…… 庆祝活动要持续一周,“战线颇长”啊!今天的主要活动就是开幕式和攀爬竞技。对于竞技比赛我是非常感兴趣… 阅读更多 »庆祝兰大自行车协会两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