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行我诉 >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2014
02-11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白露为霜的悲秋背景似乎注定了被水所隔的伊人终归是水中月、镜中花,爱而难得。然而,千水万险阻挡不住君对伊人的思念,“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怎么个狂法呢?且看这位狠主儿,“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愣是发扬精卫填海的精神把河给填平了。于是不管你是在水中央,还是在水之湄,此君策马扬鞭,勇往直前,然后乖乖拜倒在石榴裙下。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还有情”,见此情形,伊人怎能不芳心暗动。于是,二人顺理成章,“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恋爱总是美好的,“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甜蜜滋味,个种品味。然而好景不长在,一纸调令,君要奔赴战场,二人离别,终不免伤感一番,君言“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伊人誓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煞是回肠荡气。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恋恋不舍,依依惜别。

“自伯之东”,不见君之悦己,伊人度日如年,首如飞蓬。一日看着门前小河流水,伊人不禁感概“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君在营中,靡日不思伊人,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觉又是南国红豆生发之春,伊人飞鸿“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不觉经年已过。然天有不测风云,伊人抵挡不住双亲的催促,恨嫁他人。正所谓“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君从征归,思之甚切,不觉来到昔日同赏花处,睹物思人,惟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想当年金风玉露曾相逢,人面桃花相映红,不想如今却只剩下孤家寡人。君言“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伊人对曰“角声寒,放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如此情景,这怎能不让人感慨“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当阆苑仙葩遇到美玉无瑕,即使有奇缘又能如何,最后不还都是枉凝眉,终虚化?

有词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或许,山与山之间,云是距离,那云是美丽的。还是英年早逝的徐志摩洒脱,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而去。

倏忽之间,人生已是残阳。当韶华已逝,临炉沉沉欲睡,吾爱,请执此卷趁炉火未熄而读。驾此章,梦回往昔,正明眸,顾盼长。。。

后记:本来是想用古今诗词串联起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青年重逢、甜蜜热恋,到依依惜别、互诉衷肠,到恨嫁他人、中年偶遇,再到夕阳花开、临终泪别等整个人生故事的,可惜忙着改论文,没时间,写着写着就没心情了。“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杯冷水就被打回到了现实,幻想中的长篇却变成了残篇。残就残吧!古今爱情题材类的诗词,十之八九皆是不如事,爱而不得、闺怨宫愁、生死别离、弃妇怨夫、阴阳相隔等等,皆是如此;若是如意了,哪能会有那么多的情非得寄托诗词去诉,然否?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 半省堂 - 1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 - 半省堂 - 2
最后编辑:
作者:马光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爱情诗与人生(残篇)》有 14 条评论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