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112015
 

2014年10月底,去了一趟奥地利萨尔茨堡(Salzburg),一是做学术报告,二是登记注册联合培养项目。从比利时到萨尔茨堡路途颇为遥远,若是坐火车的话,大概要10来个小时,且票价不菲;而飞机的话,廉价航空的票价相对便宜,所以我便选择了航空。但是,廉价航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需要转机,并且下飞机后还得再坐火车和汽车才能到达,来回也是挺折腾。去程是先从布鲁塞尔飞到丹麦哥本哈根,然后再转机到德国慕尼黑,再坐火车到奥地利的萨尔茨堡。这个行程绕了一大圈,其曲折路程有点像想从昆明到香港,结果却要先飞到北京去转机一个道理。没办法,谁让这是廉价航空呢。不过,善于自我安慰的人都会往积极方面想:转机转车的话,可以多走几个地方,感受一下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这也不错嘛!

行程记录是早先的,今天整理一下,权当备忘。旅游记录总是这样:当时有很多很多的感想,可是过了不久,差不多都荡然无存。想想之前去日本、台湾等地,当时印象中有很多感想,说是要记下来,可惜时间稍微一长,就全没了当时的心境了,而且很多照片竟然都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的美景了。。。所以,“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了什么感想,赶紧拿笔记下来吧!

迂回的转机路线

哥本哈根机场

哥本哈根机场是我目前见过的所有机场里面布置商店最多的机场。机场似乎不小,我走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只逛完了A区和B区。里面的商店卖的化妆品、奢侈品、衣服等,应有尽有,自然还有各类餐馆,简直就像一个热闹的集市。最让人意外的是还有一两家比较大的书店,可惜大部分书皆非英文。国内机场里面的商店价格通常都是超贵,吃碗面都得请毛主席出面才能搞定。与此不同的是,这里机场里面的价格并不比市区里面高多少,比较平价。比较搞笑的是,到达哥本哈根时,我原以为这里也是欧元区,所以当我看到自动贩卖机里面的一瓶可乐竟然标识25元时,我顿时有些招架不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一瓶水也就两三欧元而已,再涨价也不能高出十倍啊!当我再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数字时,只能求助正在旁边买水的一个女生。姑娘莞尔一笑,说这当然不是欧元了,而是丹麦克朗(Danske kroner)!好吧,请原谅我的无知……

哥本哈根机场的座椅,是不是很赞?

工业城市——慕尼黑机场一瞥

偶遇韩国帅哥

在德国Ubarsee转车时,途中遇到了一个亚洲面孔的年轻人。上巴士之后,他刚好又坐在我旁边。看他的模样,不像是日本人,也不像韩国人,于是我便用中文问他是否能讲汉语。他听了之后大概知道我问的什么,直接用英语给我说他是韩国人,有点小尴尬。不过话又说过来,这位韩国帅哥真的不像韩国的那些奶油小生,而是有着典型的国字脸。然后,我就简单介绍了一下我自己,当我说我是中国人时,他立马问到:“那你一定很讨厌日本人吧?”这让我吃惊不小!他进一步解释说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日争端很大,其潜台词就是说作为中国人肯定很讨厌日本人了——他问的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的这种想法我不知道是个案还是韩国年轻人的普遍认识。我给他说我研究的是14世纪的东北亚海洋史,而且很关注倭寇对朝鲜半岛和中国的侵扰情况。当我拿出我的一些中英文资料指给他看,问他是否知道14世纪的高丽/韩国的几个国王及其他们的历史。我原以为他会知道一些,没想到他看了看,表示一头雾水。我猜想,尽管当时韩国的官方史书和上层文书大部分都是使用汉语(比如《高丽史》、《朝鲜王朝实录》等都是用汉语完成的),但是近百多年来,朝鲜官方的去汉字化已经非常“成功”了,以至于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他们祖先曾经使用过的汉字早漠然了。日语中尚保留了不少的汉字,但是韩语中已经几乎不见汉字的踪影了。所以,他对韩国先祖在历史上曾经使用的汉字的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然而,无论如何去汉字化,朝鲜半岛曾经大量使用汉字的史实却不容抹杀。比如,跨越472年历史的大规模的官方史书《朝鲜王朝实录》就是用汉字写成的。这套史料是韩国的第151号国宝,1997年和《训民正音》一起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录遗产名录,但遗憾的是普通民众却读不懂汉字。韩国官方只好将之翻译成韩文,但是无论怎么翻译,一些地名、人名、职官名、重要的文化用词无法直接翻译成韩文,最终的翻译效果如何,诸位想必也能猜想出来了。

最近,又听说韩国准备投资约400亿韩元将之全部翻译成英文,预计要到2033年的才能完工!再对比下中国对待历史文化遗产的做法,着实令人汗颜。

完全听不懂的德语

到达萨尔茨堡之后,甫下大巴,天色甚晚,我辨不清方向,于是只好拿着地图问路人。看到一个老爷爷之后,心想便问问他吧。糟糕的是,这次问错人了。老爷爷不会讲英语,但是却十分热心,他看了看我拿的地图,便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这是哪里,那是哪里,然后又给我比划路线具体如何走。老爷爷讲了大约七八分钟,我就站在那里听他讲。当时天比较冷,实际上我冻得有些瑟瑟发抖了,老爷爷讲的德语我一句也没有听懂,但是我还是耐着兴致听他讲完,然后真诚地连说了两句谢谢——第一句是谢谢他的热心肠,第二句是谢谢他终于肯放我走了……其实,我要问的问题相当简单:亲,给我指一下哪里是南北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以我多年走南闯北的经验,我拿一张地图完全可以搞定的!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和朋友见闻,我们大概都有这样一个印象:德国和法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当你问路甚至点餐时,你若用英语问,对方十有八九直接会给你用德语或法语回复,令人相当无语。这位老爷爷想必是真的不会英语,但是又极其热心,结果就上演了上述场景。

适合禅修的教堂酒店

因为来这边作报告,萨尔茨堡大学便帮我事先预定了一间酒店。等我到达萨尔茨堡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七拐八拐终于到达了酒店附近。按照上面的地址,我看到了酒店小小的招牌,但是奇怪的是大门竟然紧闭。难道还有另外一个门?当我转过一圈之后发现大门只有这一个后,我更诧异了。哪有酒店这么早关门的,还让不能旅客入住了?没办法,只好给先到的另外一个同学Wim打电话,让他下来接我。Wim下来告诉我,酒店晚上六点开始,前台就停止接待客人了,来晚的话只能打电话叫人来接……

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酒店工作人员。出来迎接的是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清瘦,左脚走路不灵便,在我简单填写了资料之后他便领我进入了酒店。他给我介绍说这个酒店同时也是教堂,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由原先的教堂改造而来。走进了房间,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床实在是太狭窄了,就像我中学时睡过的那种大通铺床似的;二是床头摆着一本德文版的圣经。再环顾四周,发现左边墙上挂着一个十字架,右边墙上挂着一幅宗教题材的绘画。果然是教堂特色啊!房间内布置极其简单,但是打扫得却一尘不染,十分干净。

这倒是一处不错的禅房,可以用来打坐、修心。

教堂酒店狭窄的小床,床头有一本德语《圣经》

早餐,碰到酒店的厨师,他热情地问我是否需要鸡蛋,并且强调是“热的鸡蛋”,我说挺好。不久他就端来了这样一个传说中的鸡蛋。酒店手册上说他们的早餐都是有机的,这个便是走地鸡产下的鸡蛋。据说享用这样盛在碟子外加精致拖盏上的鸡蛋一定要用勺子一点一点地挖着吃,吃完之后2/3的壳应该都是完整的……但是,你认为我会如此“文明”或“雅致”地享用这个长着雀斑的鸡蛋吗?

萨尔茨堡初印象

萨尔茨堡是奥地利共和国萨尔茨堡州的首府,人口约15万(2007年),是继维也纳、格拉茨和林茨之后的奥地利第四大城市。萨尔茨堡位于奥地利的西部,是阿尔卑斯山脉的门庭,城市的建筑风格以巴洛克为主,城市的历史相当悠久,据史料记载,萨尔茨堡是现今奥地利管辖地域内历史最悠久的城市,老城在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作为山城的萨尔茨堡,市内有多座原始的山丘,是欧洲绿化覆盖率最高的中心城区。萨尔茨堡要塞坐落在要塞山上,是萨尔茨堡城市的标志,要塞长250米,最宽处150米,是中欧现存最大的一座要塞。

萨尔茨堡是一个有山有水的美丽小城,音乐天才莫扎特(1756-1791)便诞生于此。在城中到处可见各种各样有关莫扎特的的纪念品,巧克力、明信片、咖啡等等,毫不夸张地说,莫扎特便是这座城市唯一的代言人和骄傲。小城有一条宽宽的河,为总长225千米的萨尔茨河的一段,河水非常清澈,水流甚急,想必是因为从不远的高山刚刚下来之故。小城简约、宁静却又不失精致,我开玩笑给同学说小城完全符合3S标准:Small, Smart, and Smiple。

从萨尔茨堡到慕尼黑的火车上,沿途风景甚美,秀色可餐。两边随处可见成片的青翠欲滴的草地,时不时还能看到成群的奶牛、骏马和绵羊。远处连绵不绝的山上除了漫坡的郁郁葱葱的树木外,山顶隐约点缀着片片积雪,连同那些悠闲的氤氲云朵,让人有种误入仙境的感觉。山脚下,偶尔冒出两三处木屋和农场,点布于草原或树丛中,徒增了一份生机,也多了一丝静谧和神秘,仿佛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这份美景,着实令人难忘!

萨尔茨堡大学图书馆新投入使用的扫描仪

试用了一下,感觉效果一般:扫描时太刺眼,而且速度较慢

张贴的海报,中间那个是我的报告宣传单

纪念1941-1945年间被迫劳改修桥的战俘们

山、河

马车也遵守交通规则啊

依山而建的房子

1423,是个亮点

看到一个两轮平衡车也就算了,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有些晃眼了

火车沿途风景

莫扎特巧克力

一个德国汉语老师告诉我,这个蛋糕上面的黑点点是罂粟籽。罂粟籽可食用,广泛用于糕点中。

  16 Responses to “奥地利萨尔茨堡旅行散记”

  1. 看到那床是小了点,还有那双轮平衡车这么普及吗?

    • 也是不多见的。这么多平衡车出现,估计是他们俱乐部组织活动,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如此壮观的场面。

  2. 对于中国人讨厌日本那个,小泡菜他自己殊不知,其实日本人比起讨厌中国,其实更讨厌他们韩国
    就像公司有些项目,之前日本那边都是跟韩国的,但日本他们还是希望能跟中国合作,所以一直敦促我们开发再开发,好让他们把项目从韩国转到中国

    • “小泡菜”,这个绰号笑抽我了。
      日本和韩国,距离上更近,往来更多,当然之间的矛盾也更多。韩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有时候真的让人受不了,比日本还要激进,而且经常歪曲历史史实,把自己的历史文化装扮成老子天下独尊的样子。不过,从好处方面讲,他们的确对自己的文化遗产保护的够好的,这点真得学习。
      中日关系很奇怪的,一方面是政治上冰点,一方面是经济上却是热火朝天,所以说双方都是现实主义者,做起生意来,金钱利益至上。官方经常摩擦不断,网上也是骂声不断,但是一旦落实到个人与个人的交往上,大家基本上还是一团和气的。

      • Mohn即使在大陆也是合法的调味品之一,普遍用于高档甜点制作。建议下次来德国或者奥地利买上几小袋,普通超市均有售,真空包装、研磨成糊状,比国内价格便宜很多。又及,日韩这两个以考古学术造假出名的国家,都有着奇怪的民族情绪,也就不足道了。

        • Mohn这个我还不知道呢!比利时这边估计应该也有卖的,有空去看看。罂粟籽是没有成瘾问题的,是正常的佐料。
          日、韩的民族情绪或民族自尊,的确不是一般的出名。

  3. 那个教堂旅馆的感觉我很喜欢,简洁明快。

  4. 无论语言文字怎么变,那段历史留下的典籍是无法改变的,只是会让大众的使用成了小众的研究,增加社会成本。
    那鸦片籽吃了会上瘾吗?

    • 鸦片(罂粟)籽和罂粟油都是无害的,也不会成瘾,符合饮食烹饪标准,它们和提炼制成的鸦片是两回事。
      日本和韩国之所以要废弃汉字当时就是为了摆脱汉文化的影响,以示民族独立。如今独立了,却又回过头来去重新装潢历史。

  5. 看着那双轮车挺酷的!话说我在机场这边跑这应该挺方便

    P.S.鸦片籽可以当普通食品的呀……

  6. 终于看见你们灰蒙蒙的天空了,哼!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